2013-01-26 星期六 农历腊月十五

人大新闻学子走基层 山东诸城行习作选

2013-08-18 16:56:37  来源:中国记协网 整理:中国行业报协会

【学生习作】诸城“合伙人”

  在山东迈赫自动化装备股份有限公司的制造车间里,3台机器人正在展示自动焊接、喷漆工艺及写毛笔字的“才艺”,引得参观者啧啧称奇。该公司电气设计所所长初勇刚认为:“机器人工作站不仅可以减少一些高污高危生产岗位的劳动损害,而且可以解决劳动力成本增加带来的压力,具有广阔的市场前景。”但“前景”的实现则有着不小的阻力,由于沉没成本高、三年以后才能实现净利润,大部分企业并不愿成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这时,诸城市的本地龙头企业与配套企业的“合伙人”关系,就开始发挥作用。目前,仅本地的北汽福田和义和车桥两家公司就消化了迈赫近1/3的机器人。初勇刚说:“有了本地企业的定向交流,我们研发的各种新产品至少不至于‘夭折’。”诸城市经管局局长王润洪告诉记者:“诸城企业发展的一个特点就是‘抱团’发展,企业产品环环相扣、企业家守望相助,最终形成了全产业链条式发展的‘竞合’局面。”

  从2004年开始,诸城市政府通过研究,确定了培育产业链的发展思路,出台一系列规划引导企业相互配合、错位竞争。以汽车及装配产业为例,市政府通过产业结构调查、发布产业规划,由汽车协会牵头组织企业家以福田汽车为龙头企业、在产业链上下游寻找一个点来布局自己的企业,使产业链条逐渐完善起来。

  诸城市经济和信息化局副局长张家增介绍,在产业链逐步完善的过程中,企业之间也形成了相互支撑的“合伙人”关系。

  一方面,由于企业在产业链上分散布局、错位竞争,使企业之间更多的是合作,而非竞争。这也使诸城市出现了独特的“企业家培养企业家”的现象。比如,山东美晨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张磊原本是义和车桥的销售员,后来,他发现非轮胎橡胶制品的商机,于是独立创办了这家车桥下游配件企业。在这个过程中,义和车桥陈忠义给予了其巨大帮助,不仅采购了其大量产品,还在资金、技术、管理等方面予以帮助。张磊也不负众望,用6年时间,将美晨集团从一个生产汽车橡胶管的小企业发展为一家在全国同行中处于领头羊地位的上市公司。在诸城,这种从大企业出走、选择产业链细节切入、然后做大做强在全国坐上头把交椅的企业不胜枚举。仅从义和车桥走出的企业家就不下20人,而义和车桥最初则是从北汽福田的小装配商逐渐发展起来的。“目前,这种二代企业已经延伸出三代、四代的企业,这使得诸城的产业链愈发完善。”

  另一方面,龙头企业与配套企业形成了相互支撑、共同进步的局面。龙头企业为保证配套企业跟上自己的产能需求和发展步伐,通过经常性的组织培训、合作研发等方式拉动配套企业的发展;而一些配套企业发展起来后,其在技术、产品上也会给龙头企业更大的推动力。比如,北汽福田每年年中和年终都会开展一次大规模的企业交流大会,平时更是隔三差五对配套企业进行无偿的人员培训,组织各种形式的交流洽谈。而它的配套企业,如义和车桥、迈赫自动化等逐渐发展为行业翘楚之后,其在产品研发、成本控制等方面的投入大量增加,这些成果也大大促进了北汽福田的产品升级和技术革新。此外,在经济危机的大环境下,数量众多、产品完备的产业链下游企业也可以给龙头企业提供稳定的产品和资金支持,帮助龙头企业渡过危机。“这种内涵式的发展不会过多的依赖外地企业和市场,使区域经济体现出极强的稳定性。”

  目前,诸城市已培育出汽车、食品两个千亿级和服装纺织、智能装备、生物医药、现代物流四个五百亿级产业链。在推进产业链条式发展的过程中,诸城市政府对于自身的定位值得我们深思。张家增副局长说:“这么多年以来,我们只是通过出台行业规划和发展报告来引导企业看清自己在产业链条中的位置,并不会通过企业审批等行政手段来干预市场活动。市场能做的、行业组织和龙头企业能做的,政府就不要再参与进来了。我们要做的,是为那些单个企业无法完成的事情给予协调、帮助和引导。只要你给企业提供充足的信息,他们自己更明白选择什么样的切入点对自己更有利。”可以说,在诸城市全产业链发展的过程中,政府作为一个重要的社会参与主体,它收起了行政干预的“有形手”,而扮演起了无形的引导者、服务者的角色。(王铭)

 

【学生习作】一位基层青年干部的成长记

  下午四点半,刚刚参加完辛兴镇群众路线教育会的王希云匆匆赶回位于社区综合服务中心的办公室,服务大厅的工作人员已在那儿等了她几分钟了。同每天早上8点上班后做的第一件事儿一样,下班前,她总会与服务大厅的工作人员交流一下一天的工作情况,他们解决不了的问题,她都详细记录下来并及时处理或者上报上级。

  其实作为拥有1308户人家、4860口人的辛兴社区的副书记,王希云今年只有26岁。

  2009年从山东师范大学思想政治教育专业毕业后,她通过公务员考试,来到辛兴镇政策研究室工作。当时,她还只是负责文稿、文件的起草以及会议材料的组织、撰写、编发等工作,并不需要经常与群众打交道。工作一年后,出于“优选配强农村社区党组织班子”的考虑,工作能力突出的她即被下派到辛兴社区担任党委副书记。

  “刚到这个岗位,我真的什么都不懂,农村的债务债权、集体资产、土地承包这些对我来说都是新事物,更别说给人夫妻劝架、调解纠纷了,真是一头雾水。”由于太年轻并且没有一点基层工作经验,当时社区的老干部们都认为这个小姑娘干不长。不过,执拗的王希云却偏要干出个明堂。

  最初的两个月里,白天没什么工作的时候,她就跑出去调研。她跑遍了入驻辛兴社区的16家企业,每天挨家挨户地入户走访,甚至路边树下闲坐的老太太们也成了她寻访的对象。“这些村里的老人其实告诉了我很多这里的风俗民情,包括咱们辛兴社区的5个自然村里有哪些重点人群、陈年积案、固有矛盾、人际关系等等。从他们那儿我学到了很多书籍、档案和网络中都没法儿了解的东西。”晚上回到宿舍,王希云还得花时间上网、看书或翻阅社区历史资料,学习整理了大量农村政策法规等相关材料。“你只有了解了这些基本资料以后,往后的工作才能顺利开展。比方说,我需要去调解一个纠纷的时候,连基本的政策都不懂,我自己都不知道这个事情是对还是不对,又怎么去说服别人?”

  2009年底,一户农民想建养殖场,来办公室找王希云,希望社区帮忙协调。当时的她还纳闷这种“私事儿”为什么也需要与社区领导商量。她请社区里的老干部来处理,自己则在一边学习,才发现这个事儿涉及了土地使用、动物防疫、外销产品质量检测等等诸多细节问题。“那是我第一次知道基本农田和一般农田的区别。像这样的小事儿,让我滚雪球似的逐渐了解了社区的事务。”在工作的第一年,王希云一直以学生的姿态处事,不懂的就请教有经验的前辈,从不妄作决断。

  如今,大家都说她是辛兴社区的“事事通”。几天前,山东省社科院的研究员来辛兴社区考察调研时,王希云负责介绍和接待。期间,诸如社区有多少名产业工人,多少名党员,甚至社区中安装了几个摄像头等问题,她都对答如流。“就像你总会记住自己的手机号、日程安排表一样,愿意花心思,把它当自己的事儿,这些事实和数据自然就能够了然于胸。” 为了确保出门忘记带手机或者手机没电时,也可以及时借用电话联系上要找的工作人员解决问题,她甚至连所有社区两委干部和工作人员的手机号也烂熟于心。

  下班时间早就过了,王希云还在办公室里为一位农户填写粮食受灾补助申请。像这样不能按时下班的情况,她已经习以为常了。“我们辛兴社区共有3000多位农民在家门口就地转变为产业工人,他们只有在下班时间才能来办理事务,我们当然得给他们办理完再走,要不然就耽误了他们的事儿了!”一天下来,王希云常常需要接三十几通电话,办理二十多项事儿。

  直到六点钟,王希云终于合上笔记本,锁上门,走出了办公室。“每天晚上躺在床上的时候,想一想自己今天又为谁做了哪些事儿,就觉得自己今天没白过。这种感觉应该叫做踏实吧。”

  自从2010年6月,诸城市打破“以村庄为界、以农民为圈”的选人用人框子之后,像王希云这样的年轻基层干部越来越多。目前,“80后”的基层干部在辛兴镇就有十多位,整个诸城市有近百名。(潘彩霞)

 

  “撤掉村庄市容大变,建立社区群众方便,支部服务品质不变”,山东省诸城市辛兴镇辛兴社区党委副书记王希云用这样一句顺口溜形容诸城“多村一社区”模式启动六年以来农民生活的变化。

  针对过去以村庄为单元运行,基层社会管理服务布局分散、设施滞后等诸多瓶颈,诸城市2007年起推进农村社区化,按地域相邻、规模适度、方便群众的原则,以两公里为半径把全市1249个村庄建设为208个农村社区,形成“多村一社区”的诸城模式。

  “俺们如今是真正的城里人”

  枳沟镇东枳沟社区居民张秀莲,刚刚从自己家的粮油店回到家里,接水点火,准备做饭。“从前住平房、土坯房,现在我们村的人都搬进了政府给新修的聚和苑小区,敞敞亮亮的,舒服着呢。”一边说着,她一边引着记者参观自家的房间,一个客厅,三个卧室,厨房、厕所、储物室一应俱全,足足120多平米的房子让张秀莲赞不绝口,“客人来了,看了这么大的房子,俺脸上也有光。”

  2007年诸城推进农村社区化以来,为了让社区群众过得舒心,诸城着力建设宜居宜业新型农村聚合区,让百姓住进楼房。据了解,全市已开工建设的聚合区达到76个,竣工面积超过100万平方米,可以安置9000多户居民。同时,政府为每个社区配备一名民警、两名协警,切实保障社区居民的安全。

  “俺们如今是真正的城里人,生活和在城市没什么两样。”每天晚饭后,张秀莲都要叫上她的朋友们去小区旁边的广场跳舞,这在过去是很难想象的。

  与硬件设施配套的是各类社保制度的覆盖,诸城新型农村合作医疗落实率100%,并全面实施了新型农村社会养老保险制度,各类福利补贴也已发放到农民手中。

  “成为城市人,最重要的还不是住进楼房,喝上自来水这样物质上的满足,更重要的是思想上的转变,要在思想上认为自己是城市人,有了城市人的生活方式,才能成为真正的城市人。”辛兴社区党委副书记王希云对记者说。过去农民住平房,门外就是牲口,农民只能觉得自己的生活是农民的,如今住在楼房里,经营自己的店铺,农民的思想随着生活方式的变革也在悄然转变着。

  “具备城市人的思想观念对于农民个人,甚至是整个城乡一体化发展都是很重要的。”王希云不断强调着转变思想的意义。

  诸城市社区办主任冯玉建说到:“农民市民化,是农民生活方式由农村单一性向城市生活的复杂多样性的转变,是一个包括行为习惯、思维方式、社会权益、各种价值观念在内的转变过程。而诸城选择的,是一条农民就地市民化的路子。”

  “解决居民纠纷,现在靠的是法律”

  “过去村民有纠纷,不愿意找村委,更愿意找村里的乡绅解决。村民有矛盾我们不知道,解决得好还好说,解决得不好,经常酿成大的矛盾冲突,不好管啊。”乔庄社区党委书记刘正光一想起过去村里发生的冲突就叫苦不迭。村民有矛盾愿意“私了”,农村传统的家族观念在农民脑子里根深蒂固,法治观念淡薄。

  2012年诸城建立了网格化管理体系,以社区为基本单元,将全市划分为235个管理服务网格。每个自然村、企事业单位、居民小区作为“一网”,设立一名信息联络组组长;每20到30户作为“一格”,确定一名信息联络员。联络员每周都回到所负责的“格”中挨家挨户走访,让居民发表意见,反映问题。渐渐的,居民发现信息联络员比原来村里的乡绅“好使”,“联络员在我们这一片都比较有声望,解决问题又快又好,大家越来越相信他,有了问题也就越来越愿意找他解决,现在我周围的矛盾冲突少了很多,基本在社区就能解决。”乔庄社区居民刘先启说。

  “解决居民纠纷,现在靠的是法律,网格中的联络员都是知法懂法的,不会再像从前那样胡乱做裁判了。”刘正光介绍道。从前乡绅、大姓在原来的小村子里影响很大,但在由许多村子组成的新社区中他们就没有什么发言权了,诸城各个社区呈现良性发展的态势。

  “工作就在家门口”

  在龙都街道土墙社区,社区负责人告诉记者,社区内建设了一处高标准工业园,总占地800亩,共有28家企业入园经营,吸纳社区劳动力1000多人,开辟了农民增收的新渠道。在诸城的乡镇街道,这样的工业园区就有大小24个,大约15万农民在家门口变成了产业工人。“工作就在家门口,俺们再也不用跑老远去地里受苦了,工资也高了许多。”土墙社区居民王宝胜激动地说。

  与此同时,诸城市还引导城区商贸企业到社区发展连锁门店500多家,带动社区发展起商贸园区33个,占地4800多亩,带动发展起商贸经营业户5400多家,带动转移农村劳动力2万余人。

  密州街道十里社区是我国著名的养貂基地,每年貂出栏量达600多万,占全国的四分之一。这个社区是在原来六个自然村的基础上建立起来的,记者在社区里看到,居民活动室、医务室、图书室设施一应齐全。养貂专业户董金燕告诉记者:“社区成立之前,我们都是养貂个体户,人少力量小,技术水平也达不到要求,而社区成立之后,社区党支部帮助我们成立了特种动物养殖合作社,把传统的庄户小买卖做成产业。”董金燕的养殖场就在自己家旁边,出门走几百米就到,十分方便。

  当被问及对现在生活的感受时,董金燕满面春光,连连说:“足够了,足够了,住在土坯房的时候我从来没想到我的生活也能像今天这样。”工作稳定,收入提高,生活质量改善,百姓生活得更充实幸福。

  驻足诸城,看到的是宽敞的柏油路、整齐的绿化带、丰富的文体娱乐场所、各式各样的工业厂房、一望无际的烟叶田、无数栋在建的居民楼、悠闲富足的社区居民……“多村一社区”模式引发农民生活方式的诸多变革,造福着这一方土地和人民。(史一棋)

 

  在山东诸城,有这样一批学校:它们传播农业知识,教授职业技能,传授养生常识;它们分布在诸城208个农村社区之中,不仅每年为超过万名的农民提供免费培训,还定期推荐学生参加更高水平的市级专业培训。它们有着一个共同的名字:社区学院。

  不出社区学知识,快捷便利受欢迎

  辛兴镇辛兴社区在成立之初即在社区综合服务中心建立了“社区学院”,并由服务中心工作人员负责日常运营与管理。宽敞明亮的矩形教室里,桌椅被摆放得整整齐齐。在这里,社区居民不仅可以定期接受专业的农林知识培训,还可以通过电脑、投影仪等设备,连线省市的农业专家,享受网络课堂带来的诸多便利。“过去,一个镇只有一个成人教育学校,村民们想要学点东西,要跑很远的路,要花很多的时间,现在好了,大喇叭一通知,有需要的居民几步路就能来上课了,方便!”辛兴镇党委宣传委员林增文笑着说。

  各类课程随意点,因需授课得好评

  相比于传统农村培训“老师教什么,学生学什么”的模式,社区学院则反客为主,将农业生产中“因地制宜”的理念融入教学环节,建立网格化管理的民情采集机制,通过社区信息员入户走访,征求居民的培训需求,进而有针对性地邀请老师,实现“因需授课”,满足居民实际需要。在社区学院里,有过农林技能培训,办过电脑速成班,也举行过家庭教育知识小讲座。此外,辛兴社区还别出心裁地办起了道德讲堂,看一部道德建设先进人物短片,诵一段中华传统经典语录,送一句带有祝福的吉祥话语,这些不仅丰富了居民的生活,更让道德的种子在居民的心中生根发芽。辛兴社区党委副书记王希云说,教室里有七八十个座位,但还是常常需要加椅子,大家都需要这些知识,都想来听课,现在生活好了,居民们开始注重自己的文化培养。

  两级拨款做后盾,学院运转不用愁

  与自负盈亏的私立学校不同,社区学院的建设经费来自于政府的财政支持。林增文告诉我们,社区学院的建立经费全部来自市镇的两级拨款,尽量避免对社区造成过重的经济负担,最大限度地保障社区的经济发展基础。不单是建设经费,市镇两级所提供的经费支持,还包括了社区学院的设备维修费用,从而彻底解决了各社区的后顾之忧。“社区居民只需要根据自己的需要来上课,其他问题都由我们来帮他们解决。”林增文笑着说,社区居民是最幸福的学生,不用花一分钱,就可以通过各种先进的设备学到知识,原先闲来无事的夜晚,现在都变成了学习的最佳时间。

  目前,诸城市208个农村社区学院都在如火如荼的开展教学活动。每一个与知识相伴的夜晚,都离不开诸城市各级领导对农村教育工作的重视,更离不开社区工作人员的辛勤付出。星星使天空绚烂夺目,知识使人们增长才干,相信在地方基层干部的不懈努力下,社区学院可以将宝贵的知识播撒到社区的角角落落。(赵晓晴)

 

【学生习作】“民情实录”解民忧

  在山东诸城市辛兴镇辛兴社区的社区综合服务中心,服务大厅的办公桌上静静地躺着7个红本子,上面大大地印着“民情实录”四个大字。翻开红本,里面密密麻麻地记录着社区每户的详细信息及需要解决的问题。

  “这是社区的‘民情实录’。每一季度,我们都要上交到市委群众工作办公室,以便政府及时了解群众诉求,帮助群众解决问题,更好地做出决策。”拿着6月底刚从市里返还的“民情实录”,辛兴社区党委副书记王希云对记者说。

  2011年,诸城市在原有社区网格化建设的基础上,实行包户责任制,1.4万名干部下沉基层,联系30多万城乡居户,想民之所想,解民之所难。

  以辛兴社区为例,整个社区5名网格长和37名网格信息员人手一本“民情实录”,按照记录日期和户主编号,里面详细记述了农民家庭基本情况、收入状况、就业情况、需要诉求、矛盾纠纷等多个项目,实现一户一记“民情实录”。

  网格长和网格信息员通过“民情实录”集合了管辖社区的居民问题后,分门别类地联系相应部门进行解决。例如,对于社区居民的就业需求,社区办将定期汇总待业人口,在企业招聘时及时上报并提供相应的技术培训。同时,为了满足群众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社区还设立了“道德讲堂”,提供文明礼仪、传统文化等方面的讲座。

  与此同时,每一名网格长配备了“民情通”手持智能终端。网格长利用“民情通”将巡查发现的事项上传至市社会管理服务综合信息系统,政府部门解决问题后也会通过电话随机征求群众满意度。

  “看起来每个基层干部的事情变多了,但实际上防患于未然,反而减少了很多矛盾问题的发酵,减少对社会发展的损害。” 同样作为一名网格信息员,王希云也有一张联系服务和用户监督卡,上面印着自己的照片和电话。

  对于暂时解决不了的问题,社区办将记入“民情台账”,并以电子化的形式经由社区、镇、市三级平台逐级汇报,最终汇总至“民情服务中心”,由相应部门按照职责权限及时协调办理。目前,“民情台账”已累计解决群众诉求31.3万件,办理网上服务事项27.4万件。(许若溪)

 

【学生习作】组织建设有创意,基层工作为人民

  在一个地方,每一辆私家车都是出租车,每年腊八节每家都要把被子晒在大街上……这些奇妙的景象就真实地发生在山东省诸城市密州街道十里社区。

  农村社区化,组织建设是关键

  山东省诸城市密州街道十里社区由6个村庄规划建设而成,共1861户,6347口人。2010年6月份的农村社区化以后,原本以村为中心的那些组织化程度不高的农民一下子处于一种流离的状态,如何对这些老百姓进行再组织是摆在社区干部面前的主要问题。

  “首先抓好党组织建设,把党员再组织,然后以党组织为核心,重新整合分配社区资源,建立新型社区组织。”十里社区党委书记孙万红为十里社区的组织建设指明了方向。

  党员再组织,服务群众是关键

  在党员的再组织过程中,十里社区按照每个党员的志向、爱好和从事行业,把党员分成了四个党支部,分别是产业发展党支部、社会事业发展党支部、社会服务中心党支部和流动党员党支部。

  党员在再组织过程中,以服务群众为根本目的。为了更好的服务群众,十里社区形成了一套完整的服务体系。每个党员服务5到6户,任何一户有问题都可以跟党员反映,党员解决不了,可以发动他所服务的其余所有户来帮忙解决,如果再解决不了,就交给所在的党小组,直至上报给社区党委,甚至能够出现全社区1860户为1户解决问题的局面,真正成为了一个“人人为我,我为人人”的服务型党组织。

  十里社区的党员在为人民群众服务的过程中,真正实现了党员和群众的双赢。“我羡慕那些生意人,因为他们在银行里存了很多人民币;他们也羡慕我,因为我在银行里存了很多人民的满意。”这是党委书记孙万红常挂在嘴上的一句话,也是许许多多十里社区党员的真实写照。

  居民再组织,民心民意是关键 

  在党组织的带动和领导下,以自愿为前提,根据农民的爱好、志向和从事产业成立了包括车友会、妇女协会、计生协会、老年协会等在内的37个社区组织。在社区党委的领导和关怀下,十里社区的新型社区组织呈现出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

  车友会:十里社区户载客车辆是1.3辆/户,但是开车的人一般是户主,而真正需要代步的人是妇女、儿童和老人。为此,十里社区的车友会在全社区的范围内开展了一项活动,在每一辆车的挡风玻璃位置处放一个牌,写着“一家亲,同路顺”。所有十里社区和东山社区的居民见到这个车都可以搭上免费的顺风车。据悉,在十里社区共有1800多辆这样的车,比诸城市出租车还多。

  妇女协会:从2008年开始,每年腊八节十里社区都会开展“晒被子 亮孝心”活动,让儿女通过给公婆晒被子来晒孝心,而且要晒在大街上,与此同时还号召社区里的居民,尤其是老人上街去看。要是哪一家老人的被子又脏又破,做儿媳的脸面就无光。

  计生协会:计生协会的工作之一就是协助人民政府开展妇女抽查工作。“以前每次抽查,计生主任要开车去请人,之后还要准备好一袋卫生纸和洗衣粉,一年下来需要花费近20万。”如今,每次抽查时,社区委员会的大楼前总能排起长长的队伍,这是为什么呢?原来,计生协会在每次抽查时,给第一位到的妇女记1分,第二位妇女记2分,以此类推,一年下来,取分数最少的前一百名由社区出钱提供旅游机会。一年下来节省费用近18万。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