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我们的网站。

网剧可参评"飞天奖" 须取得电视剧发行资格

原标题:网剧可参评“飞天奖”了!《陈情令》仍不具备资格,却不是因为肖战

  昨天,国家广播电视总局一则第32届中国电视剧“飞天奖”评奖工作通知迅速引发关注:其中“参评范围”增加了“包括在全国性重点视频网站首播的电视剧”。

  “网剧可参评飞天奖”登上微博热搜,引发不少网友和从业者欢呼,他们认为近年来网络平台首播的好剧频出,飞天奖将网剧纳入评选范围,标志着对网剧专业度的认可。甚至有网友开始畅想入围名单,《陈情令》《庆余年》《锦衣之下》纷纷上榜。

  然而据了解,并非所有网剧都能参评飞天奖评比,这是为何?网剧和电视剧,未来会不会“合二为一”?不同的人给出了不同看法。

“飞天奖”是公认的电视剧产业权威奖项

《陈情令》为何不能参评飞天奖?

  正在爱奇艺播放的《我是余欢水》在豆瓣得到8.3分,正在腾讯播出的《龙岭迷窟》获得8.2分,比电影《寻龙诀》还高,《最好的我们》拿下8.9分,《白夜追凶》获得9.0分——不少网友期待,除了播放量、点击率,也应在专业上对这些网剧给予认可。

  自1981年开始评选的“飞天奖”,是中国电视剧行业的最高奖项,自2005年改为两年一届后,至今已举行31届。陈道明、唐国强、陈建斌、张国立、蒋雯丽、孙俪等知名演员均曾获得“飞天奖”肯定。

演员闫妮获得第27届“飞天奖”优秀女演员奖

  当“精品网剧”遇上“飞天奖”,不少网友为之欢欣鼓舞。不过,此次通知上虽然明确“包括在全国性重点视频网站首播的电视剧”,却不是所有网剧都有参评资格。

  “这次虽然增加了在重点视频网站上首播的电视剧,但强调的是‘首播’而不是‘播出’,而且最终仍是‘电视剧’,说明仍须取得电视剧发行资格,可以在电视台播放。”据业内人士介绍,无论在电视台还是在网络平台播出,判断是“电视剧”还是“网剧”身份,关键是片头出片名时下方的一行小字:“电视剧有‘发行许可证号’,一般是在片名下方,有‘剧审字’这样的标志;而网剧下方则是‘备案号’。”

在网络首播的《锦衣之下》有“剧审字”的标志

  据介绍,电视剧和网剧分属广电总局内两个不同部门管理,分别是电视剧司和网络试听节目管理司。前者的工作要“组织审查国产电视剧、引进电视剧和对外合拍电视剧(含动画片)的内容”,后者要负责“对信息网络和公共载体传播的视听节目进行监管,审查其内容和质量”。

《我是余欢水》的备案号,同样由广电部门发证

  记者发现,在网站首播的热门剧如《庆余年》《亲爱的,热爱的》《锦衣之下》都有“剧审字”号,而正在热播的《我是余欢水》《陈情令》等则是“备案号”。

电视剧与网剧的“前世今生”

  “很多观众会把在网站上首播的剧一律称为‘网剧’,但实际上这样的‘网剧’也分为有电视剧许可的‘网剧’和有备案的‘网剧’,两者仍有不同。”据业内人士介绍,视频网站诞生之初,主要是网友自行上传各类短片为主,承担审核义务的是网站自己。

早年视频网站平台主要是网友自行上传的视频

  随着互联网用户群体迅速扩大,一些网站开始推出自己的作品。最早业内用于区别,用的说法是“上星剧”和“网播剧”,前者的播放平台是各大卫视,后者则是视频网站。

  相当一段时期内,“上星剧”和“网播剧”无论是制作水准、参与演职人员、影响力等都不可同日而语。“所以在一些观众印象里,‘网剧’跟‘粗制滥造’是划等号的。”

  但如今“网剧”已突破原先“网播剧”的范畴,“跨界”越来越明显。

  “比如有些取得了电视剧资格的剧作,因为等不到好的档期,或片方看好网络平台,所以选择网上播出,《如懿传》就是这样的情况。”据介绍,很多品质优秀的电视剧还会选择“星网齐播”,例如一季度收视“剧王”《安家》,就是在东方卫视、北京卫视首播,腾讯视频同步播出。

  “这几年网剧的制作也越来越精良,许多知名演员、导演也纷纷投入,品质有了明显提升。”有业内人士以正在腾讯视频播出的《鬼吹灯》系列为例,监制管虎导演过《老炮儿》《斗牛》等电影,主演潘粤明、张雨绮都是知名度较高的演员。

  另一方面,原本被认为“网剧”制作方的视频网站平台,也已出现在各类电视剧的制作名单中。在东方卫视、北京卫视首播,荣获第30届中国电视剧“飞天奖”优秀电视剧奖的《琅琊榜》,制作人就包括爱奇艺CEO龚宇。

获得过“飞天奖”的《琅琊榜》,制作人包括爱奇艺CEO龚宇

  “把网站首播的电视剧纳入飞天奖评选,是与时俱进的决定。”兴格传媒事业发展部总监、制片人陈泉说,近两年,广电总局愈加强调“台网同标”,即无论是上星剧还是网剧,从备案立项到播出审查,强调遵循同样的评判标准。

  “拥抱互联网已是大势所趋。”陈泉认为,网络每年消化的剧集数量一定大于电视台。“就国内而论,二三线卫视采购能力不足,内容以重播剧为主,有能力消化新剧的卫视屈指可数,网络必定是越来越重要的播出渠道。”

正方:不管哪里播出,好剧就是好剧

  如果说早期网剧难出佳作、观众群体小众,发展至今的精品网剧质量已完全不输电视剧。在一些观众和业内人士看来,无论是取得电视剧播放资格的“网剧”,还是只在网络平台播出的“网剧”,网剧与电视剧同场竞技是必然趋势。

  “现在我家基本都用投影看剧,要说什么是网剧、什么是电视剧,对观众来说区别已经不大了。”市民杨璇认为,不管哪个平台播出、哪个机构发证,奖项的唯一标准应该是“好剧”:“作为观众我根本不会去区分优秀的剧作到底是网剧还是电视剧,在我看来只有好剧和烂剧之分。”

  “单从制作工艺、水准上来说,两者并没有那么明显的区分。不一定电视剧就是大制作,网剧只是小而美。”陈泉说,“当今在业内,大家更倾向于用剧集来指称,不会刻意去区分是网剧还是电视剧。”实际上,随着网剧质量的提升,播出渠道也更见融合趋势。“‘台网同标’是鼓励网剧提质的讯号;反过来讲,既然是同样的标准,也就意味着应该在同一标准下竞争与评奖。”

  上海堃娱文化传媒准备为自己制作的《鳄鱼和牙签鸟》送去“飞天奖”,这部剧在湖南卫视首播,腾讯视频、爱奇艺、芒果TV同步播出。堃娱文化传媒创始人、总裁李蓉认为,高质量的网剧层出不穷,流媒体内容已然朝着精细化、专业化的方向“一直在走”,而网剧行业应该抓住这样的机遇。

  “现在网剧和电视剧在内容、成本上已经基本没有区别,流媒体内容的专业化和精细化是趋势。能纳入评奖,更加承认了流媒体内容的地位。”李蓉认为,网剧评奖资格的认定,会鼓励企业制作更加精良的、符合时代气息、中国特色的故事。“行业层面‘良币’越多,整个行业的水准也会随之拔高,流媒体内容在未来也会更加得到重视。”

反方:网剧和电视剧应差异化竞争

  市民陆欢一家最近为了正在播出的《我是余欢水》吵翻了。

  陆欢觉得这是一部“难得的现实题材好剧”,“把我们这些社畜的生活表现得淋漓尽致”。但陆欢的妈妈和外婆则坚持认为“非常难看”“满满的负能量”。

  郭京飞(左一)主演的网剧《我是余欢水》引发两极观感

  网剧与电视剧的差异仍然存在,这是由传播媒体的受众决定的。陈泉认为:“传统的电视观众会偏熟龄一点,网络观众偏向年轻化。平台受众爱看的内容不一样,导致两者在内容调性上有差别。”

  在陈泉看来,根据年轻用户的收视习惯,网剧节奏会更快,悬疑、烧脑类的剧更适合在网络上播出,如近期的《龙岭迷窟》。与此同时,上星剧对剧集长度也有一定要求。例如《我是余欢水》仅12集,这类短剧目前很难在电视上出现,“因为一天播两集,体量不足一周”。

  “现在网剧的方向会朝手机观看发展,例如竖屏剧会越来越多。”从事网剧拍摄制作的赵先生告诉记者,未来网剧和电视剧可能出现明显的差异,“评奖应该鼓励创新探索和差异化竞争。”

  “网剧制作和电视剧天然区别在于,电视剧成本可由电视台负担,但网剧从拍摄之初就要考虑广告问题。”赵先生告诉记者,从单纯的广告植入到由演员为广告商拍摄“小剧场”,网剧在为提升质量努力:“更多元的收入方式对提升网剧和电视剧质量有帮助。”

潘粤明在《龙岭迷窟》里出镜播广告

微信“扫一扫”分享至朋友圈

在线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