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我们的网站。

水往高处流 产业有奔头

温拖村现代农业产业基地

近日,在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德格县温拖镇康郎村,旋耕机在河滩地上来回穿梭。

四川省水利厅驻村帮扶干部陶熙珂和康郎村阿比组组长达吉站在地头,指着不远处的太阳能光伏提灌站不时交谈,谋划着村里蔬菜基地的建设。

近年来,在省水利厅的大力支持下,甘孜州许多像康郎村一样的干旱河谷村落,建起太阳能光伏提灌站,解了用水之困,发展起特色产业。

光伏提灌解用水之困

青稞和土豆是康郎村的主要农作物。“高原山地再加上干旱,我们的农作物产量都不高。”达吉记得,小时候庄稼每次收获,除了留够来年的种子,剩下的就只够当口粮。

坐落于雅砻江边的康郎村,十年九旱,生态脆弱,村里的很多老人都有“用水难”的记忆。

脚下就是滔滔的雅砻江水,为何长期被缺水所困扰?原来,受焚风影响,在川西的河谷地区,降雨少且多集中在夏季,蒸发量远远大于降水量,形成了独特的干旱河谷生态单元。此外,康郎村坐落于雅砻江河谷的右岸,耕地面积小而分散,村里最平坦的一块河滩地离江面都有20多米的垂直距离,最高处离江面甚至有数百米,提水灌溉很不方便。

这样的干旱河谷村落,在四川还有不少。以甘孜州为例,境内雅砻江、金沙江、大渡河三大河流全长1 739千米,形成三大干旱河谷地带。当地群众多沿河谷高山半高山地区聚居,“水在谷底流,人在山腰愁,只闻水潺声,不见水浇田”是真实写照。

去年,在四川省水利厅和当地水利部门的大力支持下,康郎村投资580多万元,建设了一座装机容量171千瓦、年提水能力20万立方米的太阳能光伏提灌站。

“有了它,村里的产业、村民的日子都更有奔头了!”达吉指着蔬菜基地旁的100多块太阳能电池板说,等村里这片300多亩的大棚蔬菜基地正式建成后,这座太阳能光伏提灌站就可以满足整个基地的全年农业生产用水需求。

水往高处流 经济又增收

在离康郎村不足10公里的温拖村,大棚林立,果蔬飘香。阳光下,提灌而来的河水正从引水管道汩汩冒出,先是流进储水窖,再分流到每个大棚里面的小型储水池。每当蔬菜需要浇水,就直接从储水池里引水灌溉。

“有菜有菜!这两天你们就可以来看。”走进温拖村的一个大棚,村支书昂扎一边查看蔬菜长势一边用电话联络采购商。地处干旱河谷的温拖村现在成了远近闻名的蔬菜基地。

温拖村位于雅砻江右岸,蔬菜基地与雅砻江的落差超过百米,基地配套建设的太阳能光伏提灌站共有171块太阳能电池面板,装机容量约200千瓦,其产出的电能用来从河谷提水,实现了“水往高处流”。

“我们粗略估算过,如果村民用电从河里提水灌溉,成本比城里的自来水要高几倍。”昂扎介绍,得益于太阳能光伏提灌站,去年村里的大棚蔬菜种植规模突破了3000亩,年销售额达1920万元,吸纳群众就业320人。

近年来,四川省水利厅、财政厅依托有关科研院所,革新传统电力提灌方式,发展形成光伏提水新技术,在许多像康郎村、温拖村这样的干旱河谷地区成功试点建设和推广应用。

四川水利职业技术学院副教授邹渝认为,将太阳能光伏发电作为提灌设施的动力,具有无污染、效率高、运行成本低廉等特点,可以利用干旱河谷地带有限的资源获得较大的效益,未来具有广阔的应用前景。

节水灌溉助产业发展

得荣县古学乡左贡村地处半高山,除生活用水外,田间灌溉长期缺水,是全县用水困难村之一。去年1月,在各级水利部门支持下,投入579万元、装机容量275千瓦、扬程820米的太阳能光伏提灌站投入运行。

看着曾经可望却不可及的河水连绵不断注入到村口的高位蓄水池,村民次仁彭措脸上露出久违的笑容。

“以往春灌,一遇到干旱天气,就心急如焚。”次仁彭措说,“这下有水了,我们的庄稼一定会丰收,今后还要种其他经济作物。”

巴塘县中咱镇仁勉村毛桃基地内,依托建成的太阳能光伏提灌站,仁勉村党支部书记曲批通过手机轻轻一点,水肥一体喷灌系统就自动给桃林浇起水来。如今,3000多亩的山坡上已种植成活山毛桃12万余株。

“建一座泵站,灌一片产业,富一方百姓。”甘孜州水利局农村水利水旱灾害防御科科长许成说,通过在干旱河谷地区建设太阳能光伏提灌站、推广节水灌溉设施,解决了产业发展用水问题,促进了产业结构调整和产业发展。

2018年以来,甘孜州12个县累计投入资金2.93亿元,建设太阳能光伏提灌站59座,新增高效节水灌溉面积2.66万亩,形成了“得荣县因都坝葡萄”“乡城县热斗苹果”“丹巴羊肚菌”等几十处特色农业产业园区,为巩固脱贫攻坚成果发挥了重要支撑作用。

“十四五”期间甘孜州拟在12个县建设134座光伏提灌站,新增装机容量13 69千瓦,总投资5.1亿元,预计新增供水能力398万立方米,恢复改善灌溉面积13万余亩,7.29万人将因此受益。

微信“扫一扫”分享至朋友圈

在线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