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1-26 星期六 农历腊月十五
> 传媒茶话会 >

追击疫情,广电记者在武汉,在黄冈......

2020-02-20 10:37:50  来源:传媒茶话会 整理:中国行业报协会

作为奔行在疫情前线的媒体人,有的人还没来得及回家就火速前往武汉,受伤了也继续坚持报道;有的人在军运会之后再次前往武汉,希望给她鼓劲;而有的人,家就在武汉,希望用报道守护她......



正是媒体人的坚持,我们才能清楚地了解新冠肺炎疫情一线的状况,才能了解详细、科学的防控知识,打好这场疫情阻击战。



《传媒茶话会》此次联系了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视新闻中心军事部记者苏洲、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中国之声特别报道部记者李行健、中国交通广播湖北频率记者魏雅芳、湖南广播电视台新闻中心记者白云龙、李银、吴玉。



报道一线,分秒必争



武汉,一月之间,忽然空空荡荡、冷冷清清......此时,杨春湖旁的武汉站、商铺林立的楚河汉街、横跨万里的长江大桥,与几个月前军运会期间所见到的繁华和如梭人流形成强烈的对比。



这是除夕夜,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视新闻中心军事部,27岁的记者苏洲再次看到武汉后的第一感受。

总台央视记者 苏洲



赶赴武汉后,军事部冀惠彦副主任嘱咐苏洲:“情况没那么乐观,开展工作不会一帆风顺,要把困难想到前面,做好应对各种意外的准备。”



根据安排,苏洲主要负责统筹陆军军医大学医疗队、海军军医大学医疗队、空军军医大学医疗队、中部战区总医院和军事科学院军事医学研究院的稿件播发。



“可是几家单位分散在武汉各地,有些单位还没有专职的宣传干事前往,而刚开始部门只有我身在武汉。”苏洲刚到武汉,就遇到了第一个难题。



紧接着,苏洲接到的第一个任务就是完成1月29日习近平主席对军队做好疫情防控工作重要指示的反响报道,并要在当日的《新闻联播》播出,这对于苏洲来说,压力、紧张并存。

总台央视记者 苏洲



疫情一线,一切工作都很紧张。1月30日一大早,苏洲去了中部战区总医院。到达后,护士长刘孟丽已经在重症监护病房忙碌了3个多小时了。



重症监护病房内,病人们都插着气管,靠呼吸机支持,急促的医疗设备声、医护人员紧急的脚步声以及交谈声交织在一起。



刘孟丽告诉苏洲,人手非常紧张,护士们真的非常辛苦。根据要求,她们的口罩一旦被汗水淋湿必须更换。但有一次一个刚毕业不久的小护士在里面待了6个多小时,刘孟丽狠狠批评了她,因为这样对她有很大的风险。



但小护士说,“我如果出来,里面就没人了”。听到这,苏洲突然觉得自己眼前有些模糊,他说他也分不清护目镜里的是雾水还是泪水。

总台央视记者 苏洲



然而,在忙着报道疫情现场时,苏洲还发生了一次意外。2月4日,火神山医院开始收治首批确诊患者,为了能够清楚地拍到画面,苏洲和同事刘笑宇爬到了病区对面的板房房顶。



“从早上6点半开始,我们在房顶上开展了4场直播连线、2条新闻动态和1条新闻联播的报道任务。最后一场晚上6点多的直播结束时,气温已经逼近0摄氏度,我浑身发抖,四肢麻木,房顶的水珠太滑,一不小心从板房上掉了下来。”苏洲说道。



那时,火神山医院还没有完全建成,地面上还有很多钢筋和管道,伴随着“刺啦”一声,苏洲感到肚子和背部钻心得疼。后来去医院一看,果然不出所料,肚子、背部各一道十多厘米长的口子,而羽绒服和新买的运动裤早已被刮成布片无法再穿。

总台央视记者 苏洲 刘笑宇





但是形势严峻,记者必须分秒必争,冲在一线。在这18天时间里,苏洲和同事刘笑宇,作为平均年龄只有26岁的年轻团队,在后方的全力配合、协助下,已制作近30条新闻在《新闻联播》《新闻直播间》《朝闻天下》等栏目播出。



并进行了11场视频直播连线,5场新媒体直播,10多个新媒体短片在央视新闻客户端、微博、微信等平台播出,其中“火神山医院ICU不眠夜”网络点击量突破1亿人次。而他们还在奋战之中......



苏洲也时常想起家人和女朋友。2018年11月,苏洲和在一起6年的女朋友杉杉订婚。“我们原本计划今年2月2日领证,但现在又不得不推迟了......”苏洲对女朋友充满歉意,“但我不后悔,因为我是记者,也是战士,更是一切逆行者的记录人。”



这是一场“马拉松”,要当好“长跑运动员”



2月12日下午,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中国之声特别报道部记者李行健刚完成采访工作。这是他奔跑在武汉的第14天了。

总台中国之声特别报道部记者 李行健



“今天去采访了一个特别的主题,即江西医疗队的医护人员包括姑娘们在内,因为要在重症监护室照顾病人,大家一起剃板寸的事情。”李行健在电话里说道,并希望这件事能给大家鼓鼓劲。





其实,军运会的时候,李行健也来过武汉,然而这一次,与之前的朝气活力相比,此时的武汉一片墨色和安静。



“军运会当时的一些场地现在都变成了‘方舱医院’。看着完全都是一样的场景,但突然就变了,马路上也没有人......”李行健看着这些变化,十分感慨。

总台中国之声特别报道部记者 李行健



这段时间里,李行健已经不记得自己跑过多少个地方了,金银潭医院、协和医院、社区、雷神山和火神山医院建筑工地、体育馆临时搭建的“方舱医院”......8小时,守着雷神山医院一点点建起来;一整天,盯着“方舱医院”800个床位摆放好,还有病床间的间隔空隙是否合乎安全标准。





而这次深入疫情重灾区采访,李行健一开始本想瞒住家人,“主要怕他们担心,但是因为后来采访时要出镜,他们又关注着这些新闻,也就瞒不住了”。



李行健说:“这次的感觉就像跑马拉松一样,是一个持久战,而我们就是‘长跑运动员’,在一线就必须要深入挖掘,做好调查,做好报道,把真实的情况传递出去。”



同时,李行健也建议,记者首先要保护好自己,尽量带轻便的设备,因为一方面身穿防护服不方便携带,另一方面给设备消毒也很复杂,需用酒精慢慢擦拭。

职业使命感也是一种盔甲



疫情爆发,既有记者逆行而上,奔赴武汉疫情一线,也有当地的记者坚强驻守,向公众报道真实情况。



1月27日晚,武汉封城的第4天,中国交通广播湖北频率记者魏雅芳告知父母自己将前往武汉西采访,那时,武汉西已有两名确诊病患和一名疑似病患。

湖北频率记者 魏雅芳



魏雅芳的父亲是名退伍军人,当他得知后微微皱了一下眉,思索了几秒说:“你身体差,记得多穿点。”说罢便将口罩塞在魏雅芳手里,母亲也担忧地打气,“端着碗就要做件事,做好防护就没事。”





魏雅芳说,自己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武汉姑娘,这次疫情对她的生活和情绪影响很大。



“我是一名‘95后’,对非典的印象少,更谈不上恐惧。而当这次疫情到来时,身处在疫情最严峻的中心地带,我才开始感到惧怕。由于采访的缘故,我接触到了很多前线的医护人员、志愿者、基层工作者,而他们每一个人都在身体力行的给我力量。”



那天,魏雅芳和同事忙到凌晨一点才返回家中。



人群中窜来窜去的时候不觉寒冷,到家整理完录音、稿件后,魏雅芳这才发觉,原来这一夜的风如此刺骨,但寒风中的职业使命感让每一个逆行的人勇敢。

黄冈,看得见高楼,却看不见人流



除了报道武汉,也有一群记者,深入湖北的其他城市,为公众深入报道周边城市的真实状况。



1月31日,湖南广播电视台新闻中心记者白云龙瞒着母亲,跟同事李银、吴玉一起出发前往黄冈。

湖南广播电视台新闻中心记者 吴玉




“在去黄冈的路上,高速上基本没有车。晚上8点左右,我们进入黄冈,上来就是防疫检查哨卡。”白云龙说,“等我们到了市里,整个城市如同冬眠了一样,看得见高楼,却看不见人流,看得到马路,却难以发现车辆。”





一到黄冈的湖南医疗队驻地,白云龙和同事们就拍摄了8名医疗队员入党宣誓的仪式。第二天,他们用无人机对黄冈进行了航拍。接下来,他们又深入到有黄冈“小汤山”之称的“大别山区域医疗中心”。

湖南医疗队驻地 医护人员



“在医生办公室和护士站的半清洁区域,我们全副武装,只有脸部的一小块皮肤露在外面。为了记录医护人员的工作状态,我们同他们一样,不吃不喝也不上厕所,在里面一待就是6个多小时。”李银说,医护人员的精神真的很令人感动。





感动的同时,记者也被鼓舞着。在医疗队,株洲市人民医院一位25岁的护士吴勤勇给人印象深刻,她家里有一位高位截瘫的母亲,但她还是义无反顾地来到这里。虽然每天压力很大,但听到病人的核酸检测转阴了,吴勤勇觉得一切都值得。



“她在用娇小的身材扛起肩上的责任。”吴玉说,这也给了她莫大的力量——作为记者有责任冲在疫情前线,为全民摆脱疫情阴影再增一份阳光、一份信心。(作者叶莉)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