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1-26 星期六 农历腊月十五

兼评“中国新闻奖”部分获奖作品

2012-06-07 13:01:35  来源:中国产业报协会 整理:中国行业报协会
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发展,给新闻事业带来了机遇,也带来了挑战,更加剧了竞争。在日益激烈的新闻竞争中,“多出精品、快出人才”成为各家媒体的最高诉求。不少新闻单位把“多出精品”作为重点工作来抓。然而,何谓新闻精品?目前已出版的几本新闻学辞典中,都找不到答案。笔者参考目前报刊上已发表的关于新闻精品的一些解释,结合一些大家公认的新闻名篇和已评选出的“中国新闻奖”获奖作品的实际事例,认为作为新闻精品,应具备下列九个特征:

  成为“导向的导向”。舆论乃众人之议论,它是社会一定范围内的多数人,对某种事态或问题公开表达的一种带有倾向性的意见。由于这种带有倾向性的意见具有公开性,因此当它一旦同舆论的主体——人民大众相结合,便会产生一种强大的精神力量。这种精神力量乃是物质力量无法替代的。在新闻界,悠悠万事,导向为大。把握正确的舆论导向,坚持用正确的舆论引导人,这是中国共产党新闻工作的党性原则决定的。我们的所有宣传报道,都应做到“以正确的舆论引导人”。作为新闻报道中的精品,它应对一个时期的政治、经济、文化及社会生活作出正确的反映和引导,是把导向性和可读性巧妙结合起来,进而增强宣传报道的吸引力、感染力和说服力的上乘之作。一篇新闻作品如果被认为是新闻精品,就能够对新闻工作者的实践产生示范作用,从而成为“导向的导向”。

  独特的新闻见解。在改革开放年代中出现的新人、新事、新问题、新情况,无不涉及方方面面的问题。如今的读者不仅想知道发生了什么新闻事件,而且还想知道与新闻事件相关的一些问题,如前因后果、来龙去脉、重要意义等。在今天这个时代,不仅要报道,而且要梳理;不仅要梳理,而且要解读。我们已从消息时代进入报道时代,已从简单的报道时代进入解读新闻的时代。为此,新闻精品应从全方位、多层次、多角度去表现新闻事实,去解读新闻事实,使之具有一定的深度和广度,以满足读者的要求。大量的新闻实践表明,出精品,最重要的是出思想,有了思想深度,也就是在理论水平、政策水平、思想水平等方面胜人一筹。精品是高水平、高质量的结晶,是权威性、指导性、吸引力、感染力的统一。每一篇精品的诞生,都是作者挑战自我,在主题思想上拒绝平庸、拒绝浅薄、拒绝平淡、拒绝大路货的结果。

  对新闻事实的解读,要有独特见解,要新鲜、深刻,这样才能震撼人心,发人深思,令人回味。

  以第五届中国新闻奖一等奖作品《爱心无价》(原载《羊城晚报》1994年3月30日)为例,以往写军人家属的报道,远不止这一篇,应该说是很多的,但很少有像这一篇的主题思想如此深刻。这是一篇关于好军嫂韩素云的连续报道中的重头稿和代表作,报道以感人的笔触描写了广州各界自觉救助韩素云的故事,通篇深刻地向人们揭示了在市场经济条件下构建互助和谐的人际关系的萌芽和趋向,昭示了“人世间还有比金钱更重要的东西,金钱有价,爱心无价”的价值观。报道刊出后,在社会上引起了强烈反响,并使这个话题迅速成为当时受众关注的社会热点。该作品受到中宣部、全国记协的赞扬,新闻界同行普遍称赞它是一篇同类新闻主题的佳作。

  最诚实记录历史。记者(通讯员)的任务是传播新闻信息,一个称职的记者(通讯员)既不是吹毛求疵的批评家,也不是啦啦队队长。记者(通讯员)不是机器人,他们有自己对新闻事实的思想感情和判断能力,以及由此形成的观点、态度、情绪。因此,纯客观的报道是不可企求的。但这并不是说记者(通讯员)可以用自己的观点随意渲染新闻事实。表达是自由的,事实是严肃的。实践证明,有些新闻如果缺少必要的分析和解释,如果没有一些相关意义的阐发,这些新闻就说明不了什么,就不能发挥应有的作用。在这种情况下,记者(通讯员)就需要细心地解释新闻事实,使问题明白透彻,做到客观、公正、全面,避免带个人偏见。用莎士比亚的话说,一个好的记者是“最诚实的历史记录者”。特别是一些批评报道,要成为精品,更需要注意表达上的客观、公正、全面,要合乎新闻报道的规范。像“中国新闻奖”获奖作品中的《读者你猜:他的职称……》(原载《羊城晚报》1990年5月29日)、《救救老师,救救孩子》(原载《光明日报》1992年12月23日)、《谁来为农民说话》(原载《贵州日报》1993年12月4日)等,都是这方面的成功之作。

  鲜活的“土特产品”。新闻的个性化,是当今世界新闻发展的必然趋势。从一定意义上来说,没有个性就没有新闻,谁要想使自己所采写的新闻成为精品,谁就应该顺应这个时代的潮流,彰显自身的特点,突出自身的个性和不可替代性。对此,人民日报原总编辑范敬宜在《编采业务》(1996年5月15日)上撰文说:对新闻记者来说,最忌的就是缺少个性,也可能文章主题很好,结构很严谨,文字也很漂亮,就像一个人似的,长得漂漂亮亮的,但是看完以后,留不下什么印象。可是,也有一种人并不是特别美,但是他有一种魅力,看完以后给人一种印象,闭上眼睛就能想起这个人。所以我要求记者有自己的个性,这特别重要。我过去常讲一句话,叫“人不求全,文不求同;以全求人则天下无可用之才,以同求文则天下无可读之章”。千文一面,那种文章没法读。对一个记者来说,除了作品导向正确、思想深刻、表达清楚等这些基本的要求之外,再一层要求就是要有自己的个性,要有那种与众不同的精神,而且逐步形成自己的风格。范敬宜同志进一步举例说:同样写长城,就有各种不同的写法,要在个性上聚焦:写八达岭长城要写它的雄伟,写金山岭长城要写它的秀美,写司马台长城则要写它的险峻。可见,独特鲜明的个性更是新闻精品必具的风格。

  新闻精品的独特鲜明个性,我认为主要表现在这样几个方面:从报道内容上来说,它是其他新闻媒体未曾得到或未曾报道过的,是“人无我有”的,具有很高新闻价值的新闻事实,是独家优先发表的新闻。从地区特色上来看,它应是所在地区拔尖的,而在全国又是能叫得响的,即有人所称的新闻“土特产品”。从采访的观察角度来看,它应是超越一般记者(通讯员)、编辑的视野所看到的那部分新鲜的事物和问题。从写作技巧上来讲,它应有独特的结构、新颖的角度、不落俗套的标题和导语,并写出地方特色、行业特点、民族风格,富有吸引力和感染力,是可读性很强的佳作。
    做语言的“监护人”。唯陈言务去。准确严谨、简明扼要、鲜明生动,是新闻语言的基本要求。作为新闻精品,语言上的要求则更高。它必须有一定数量的新鲜生动、特有的语言,而且很规范,让人读起来流畅上口,听起来形象感人,而不是满篇陈词滥调和大话、空话、套话,也不是学生腔和文件语言。无论记者(通讯员)写什么,都应是语言的“监护人”,应维护语言的规范和神圣。实际上,不论记者(通讯员)是否意识到,他们除了是新闻事实的报道者、把关人外,还是语文教师,要向受众传播优美而纯正的语言,在业界起到标杆、范文的作用。因此,语言要规范和生动,应是一篇新闻精品必不可少的条件。这里,用得上托尔斯泰的一句名言:“当你每次拿起笔来在墨水瓶里留下血和肉的时候,你才有资格进行写作。”这就是说,新闻精品应该是有血有肉之作,是呕心沥血之作,是精雕细刻之作。要做到这些,就要求记者(通讯员)平时要注意学习和积累语言,在采访中要注意搜集新鲜生动、感人的语言,要有文学素养,要学习新闻修辞学、新闻美学。郭沫若有诗云:“胸藏万汇凭吞吐,笔有千钧任翕张。”只有掌握了丰富的词汇,写作时又反复推敲,遣词用字就不会吃别人“嚼过的馍”,所写出的报道自然就会不同凡响,受到读者的青睐。

  短小精悍大信息。处在市场经济飞速发展的时代潮流中,受众对信息的需求越来越迫切。就新闻精品而言,既要惜字如金,又要信息量大。在信息社会,人们期待用最少时间获取最多信息。作为新闻精品,在实现告知新闻信息的最基本功能时,必然要以有限的篇幅表达最大的信息含量。因此,记者在搜集材料时,应多多益善,但在谋篇布局时,则必须过滤筛选,将最能表现新闻主题的信息重新排列组合,做到信息的集束化,好似“集束导弹”。以第14届中国新闻奖消息二等奖作品《今天火车登陆海南》为例,一条800字的消息,容纳了与新闻主题紧密相关的70多个信息,是惜字如金,信息集束化的代表作。

  新闻写作惜字如金,绝非仅指从篇幅上将长稿压成短文,而是要通篇精心布局、认真选材、锤炼语言,做到达物、传情,即尽力把能引起受众共鸣的环境因素、刺激因素、心理因素和反应因素浓缩到新闻报道中去,使之转化为说服和引导受众的巨大动力和魅力。

  新闻写作是浓缩的艺术,它要求的是字字句句都载着信息,要求的是“句无可削,字不得减”。第二届中国新闻奖一等奖消息《革命圣地延安无铁路的历史结束》一文,不足600字,却向读者呈现了近20条有效信息;在全世界产生具有重大影响的第10届中国新闻奖一等奖消息《北约野蛮轰炸我驻南使馆》一文,在440个字中,向读者传达的信息就多达近40条。

  中国新闻奖评选办法规定:文字消息在1000字以内,文字言论在2000字以内,文字通讯在3000字以内。这也从一个方面说明言简意赅,短小精悍,以一当十,以少胜多,是新闻精品不可缺少的特征。

  小切口现大主题。新闻精品必然紧扣时代脉搏,必然关乎国计民生,必须体现时代精神。要记录时代风云,彰显时代特色,深深打上时代的烙印。但是,主题的重大并不意味着作品的大而全。从已评选出的1~19届中国新闻奖获奖作品看,无论是消息还是通讯,宏观综述型的报道少之又少,获奖的大都是以小见大,用小切口来表现大主题,用具体实在的小事来彰显时代的主流趋向,其题材是一地一事或一人一事,但意义绝不局限于一地一事或一人一事。

  以第15届中国新闻奖一等奖消息《中国国家主席与艾滋病人握手》和《昆山31万农民刷卡看病》两篇作品为例,都是关于一人一事、一地一事的新闻,展现的是“握手”和“刷卡看病”两个新闻事实。但读者不难发现,两篇作品虽然题材迥异,但却有着共同的出发点和着眼点——对弱势群体的保护。再联系到当时的社会背景,艾滋病引发的社会歧视,新农村建设中的城乡差别,都是我们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践行科学发展观回避不了的问题。从报道的内容看,两篇消息没有一处提及和谐社会和科学发展观,但其深刻的意义却都在和谐社会和科学发展观这个宏大主题中。以具体小事烘托大主题,可谓“不着一字,尽得风流”。

  内容保持永存性。今天的新闻,是明天的历史。新闻是“易碎品”,这是对一般的和大多数的合格新闻作品而言的。但作为新闻精品,就不能是“易碎品”,它必须在方方面面都要经得起时间的考验,比一般的新闻作品有更高的附加值,“生命”也更长久,应具有长期的保存价值。像毛泽东同志撰写的新闻名篇《中原我军占领南阳》、《我三十万大军胜利南渡长江》,穆青写的《县委书记的榜样——焦裕禄》等,尽管作品发表的岁月距现在已久远了,但至今读起来仍栩栩如生,感人至深,教育和影响了几代中国人,至今还有着旺盛的生命力。可见,作为新闻精品必须具有强大的生命力,必须具有长期保存的意义和价值,内容上要有永存性。

  新闻市场占有率高。作为新闻精品,它应该是在发播之后,就很快成为受众“街谈巷议”、“单位话题”的内容。新闻精品对新闻市场的占有率应是很高的。具体表现在发行量(尤其表现在报纸的零售方面)、转载量(被其他单位转载)、传阅量(同一条新闻被多少人传阅)、引用率(被受众讲话和写文章所引用)、反馈量(受众来信、来电对某条新闻的反映)等,这些指标越高,表明传播效果越好,在受众中产生的共鸣就越大。综观历史上的新闻名篇和已评选出来的历届“中国新闻奖”中的精品,其传播的广泛性各项指标都是比较高的。例如首届“中国新闻奖”荣誉奖作品《人民呼唤焦裕禄》(新华社1990年7月8日播发)一稿,首都各报和地方报纸都在显著版面予以全文登载;有的报纸还为此配发了评论。中央有位领导同志称赞这篇报道“写得好”。许多地方的党政领导干部对照自己找差距。河南省一些地区的党委还专门布置学习这篇文章。又如第四届中国新闻奖一等奖作品《武钢近7万人不再吃“钢铁饭”》(原载《长江日报》1993年2月10日),消息发表后,在国内外引起很大反响,美国纽约时报、香港经济新闻报等国内外、境内外数十家新闻传媒对此作出反应。再如第五届中国新闻奖一等奖作品《李登辉连续发表分裂祖国言论,引起两岸中国人严重关注》(新华社1994年6月14日播发)一文,内地就有35家省级以上报纸采用;台湾、香港和海外报纸,普遍转载并加以评论。由此可见,传播的广泛性是新闻精品的重要特征之一。(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研究员刘保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