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1-26 星期六 农历腊月十五

穿战秦岭

2018-07-06 11:39:11  来源:中国水利报 整理:中国行业报协会

6月1日,在引汉济渭岭南3号洞TBM(全断面硬岩隧道掘进机)施工现场,工人杨忠伦冒着高温施工,汗流浃背(本报记者 李先明/摄)

  □中国水利报记者 李先明 王辛石

秦岭,世界十大主要山脉之一,横亘在祖国腹地,形成了黄河、长江两大流域的分水岭,划分了华夏大地的北方与南方。

正在建设的引汉济渭工程,设计引长江最大支流汉江的水,在黄金峡、三河口两大水利枢纽调节配合下,经98.3公里输水隧洞穿越秦岭,优化配置关中、陕北的水资源,是具有全局性、基础性、公益性、战略性的国家重大水利工程项目。

最近一段时间,记者两次走进引汉济渭工程工地采访。峡谷之中,一道拱坝已具雏形,塔吊耸立,各种施工机械、车辆有序运转,一派紧张、繁忙景象。

5月31日,引汉济渭三河口水利枢纽工程工地,一道拱坝已具雏形(本报记者 李先明/摄)

   6月2日早上,忙碌一夜的混凝土浇筑工刘世华微笑着面对镜头(本报记者 李先明/摄)

陕西省引汉济渭工程建设有限公司党委书记、执行董事杜小洲告诉记者,与修铁路和公路不同,引汉济渭需要遵循水的规律,是在地下水水位线以下挖输水隧洞,平均埋深达1300米,最大埋深2000米。这是人类第一次从底部洞穿秦岭!隧洞施工遭遇了“比钢板还硬的岩石”,加之出现岩爆、断层塌方、涌水等问题,随之而来的是强噪、高温、高湿的考验。

   6月1日,在引汉济渭岭南3号洞,小火车要跑40多分钟才能到达TBM施工现场(本报记者 李先明/摄)

  风道(通风是远距离隧洞施工的生命线)(本报记者 李先明/摄)

记者在钻爆法施工的黄三段3号洞掌子面感受了钻机与岩石较量的震撼——高强噪声强行冲击耳膜,记者连自己说话都根本无法听到!工人之间只有简单的手势和眼神交流。

5月31日晚上,引汉济渭黄三段3号洞钻爆法施工掌子面(本报记者 李先明/摄)

在钻爆法施工高强噪声中,工人与钻机和岩石上的影子做伴(本报记者 李先明/摄)

岭南3号洞TBM(全断面硬岩隧道掘进机)施工现场,不仅有高强噪声,还有高热、高湿。TBM系统总长约300米,越是离机头近的地方越热。近40摄氏度的高温是常态,人在其中就像蒸桑拿,不动都冒汗!工人们为了方便散热,避免中暑,一般都光着膀子,但仍然汗流浃背。

6月27日,中铁隧道局引汉济渭秦岭隧洞项目部皮带班工人现场讨论维修方案(本报记者 王辛石/摄)

最热、最湿的地方当数刀头室。采访时正赶上检修,记者经过仅容一人的狭小孔洞爬进了刀头室。顿时,就像蒸桑拿时在木炭上泼了一瓢水,汗水朝外猛挤!镜头已经蒙上水雾,湿透的衣服粘在身上。狭窄,昏暗,借助偶尔闪亮的电焊火花,才能看见夹缝之中工人正在更换刀头。

6月1日,在引汉济渭岭南3号洞TBM刀头室,工人张立斌正在夹缝之中检修刀头(本报记者 李先明/摄)

刀头室,正是刀具切割岩石的地方。人们很难现场看到几十个刀头同时作业的场景,但是从“大约每掘进一米就磨废一个刀头”的统计和强噪、高热、高湿的环境中,可以想象火花四射、热能迸发的壮观!

虚脱!这是记者在TBM施工洞采访5个多小时后的真实感受。耳鸣!这是记者在钻爆法施工洞第一次采访1个半小时的“后果”,十几个小时以后才逐渐缓解。

6月27日,在引汉济渭岭南3号洞TBM施工现场,一名工人在冲洗检查设备时也给自己冲凉降温(本报记者 王辛石/摄)

穿战秦岭,是钻机与岩石的对话,实质是人与岩石的较量。

艰难铸就伟业,磨砺塑造精神。作为一项新时代的国家重点水利项目,引汉济渭工程在秦岭底部的挖凿与浇筑,艰苦与磨砺,集中彰显了中央兴水惠民的决心,国家建设发展的实力,民族振兴图强的精神!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