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1-26 星期六 农历腊月十五
> 重大活动 >

老新闻人刘章西在疫情中走了,他的儿子想为他买块墓地

2020-04-04 10:04:12  来源:传媒茶话会 整理:中国行业报协会




刘帅华这段日子很愁。

父亲刘章西因新冠肺炎医治无效去世已经一个多月了,但他却连给父亲买块墓地的钱都没有。

他一边整理父亲的衣物,一边琢磨着还能问哪些亲朋好友再借点钱。

刘章西退休以前是《湖北日报》评论理论中心的调研员,2月20日上午8点50分,他因感染新冠肺炎,经救治无效逝世,享年68岁。他曾立下遗嘱“千万不要买墓地”。

为什么不要买墓地呢?背后的原因有些令人痛心。

3月下旬,《传媒茶话会》联系到刘帅华听了听他的故事。

想为父亲买墓地,却连8万块钱都支付不起

刘章西生前立下遗嘱,不让儿子为其买墓地





“本人刘章西,今因遭遇病毒恶疾,若万一无法治愈,可能危及生命。若本人被病魔夺去生命,请不要办任何丧事仪式,不要设灵堂,不要急着通知亲友,不要在楼下摆放花圈等。直接在殡仪馆火化之后,把骨灰埋在某棵树下就行,千万不要买墓地。”





2月20日,《湖北日报》评论理论中心原调研员刘章西因新冠肺炎导致呼吸衰竭,不幸离世。





3月17日,刘帅华和母亲一起整理父亲的遗物,突然发现了父亲写下的这份遗嘱。一时间,母亲号啕大哭,刘帅华也不停地抹着眼泪。






刘帅华说,父亲之所以叮嘱家人不要举办丧礼,不要买墓地,是因为他生前陷入了一场P2P金融爆雷事件,不仅家人毕生的积蓄没了,连亲人朋友们的钱也血本无归。为了不增加家人的经济负担,父亲才立下了这样的遗嘱。





但作为儿子,怎能忍心呢?





“爸爸一个人顶着压力独自支撑,想办法还钱给亲人朋友。”





尽管如此,家里还是还欠着亲朋三四十万元的债务,以至于刘帅华如今连为父亲买墓地的钱都没有。





“墓地大概8万元,我只借到两三万元,妻子还在找她娘家那边筹借。”刘帅华无奈地说道。





目前,武汉还未正式解禁,刘帅华只能将父亲的骨灰暂时寄存在殡仪馆里,等待办理后事。

“工作狂”父亲,一生只为笔下的新闻道义





小时候,刘帅华亲眼看见过高烧40度的父亲是如何“拼命”工作的。





当时,刘章西还在广州军区武汉总医院工作(现为中国人民解放军中部战区总医院)。正值夏日,高烧至40度,刘章西仍在工作,为了降温,他竟把双脚泡在凉水盆里继续撰写材料,一直工作到凌晨四点。收拾好材料后,刘章西只在沙发上打个盹儿,天亮后照常去上班。





刘章西照片








从1978年开始,刘章西在部队开始从事新闻报道工作,从此便和新闻事业相随。20年后,刘章西转业到湖北日报社从事新闻采编工作,成了一名正式的新闻工作者。





刘帅华说,到报社后,父亲更是早出晚归,几乎没有节假日,简直堪称“工作狂”,退休前办公室才是他的“家”。





“很多时候,我只有早上能见到他一面。父亲外出采风或出差,回来第一时间不是回家,而是首先赶回办公室进行材料整理、编撰稿件,直至出稿,方才回家。”父亲对工作的态度,刘帅华至今仍敬佩在心。





在同事眼里, 刘章西也备受称赞。





湖北日报高级编辑、时事新闻主编李云清说:“我和章西老师在一个办公室相处三年,他对人热情,无私奉献,敬业乐业。他在湖北新闻界屡创佳绩,斩获中国新闻奖、湖北新闻奖等大奖无数,他一直是我心中的一面旗帜。”





1997年,刘章西获《工人日报》十连冠优秀特约通讯员








2000年至2004年,刘章西时任《三楚放谈》专栏的责任编辑,该专栏先后获得湖北新闻奖二等奖、中国新闻奖名专栏奖。其间,他同时任职的《大家谈》专栏,也先后斩获湖北新闻奖一等奖、中国新闻奖名专栏奖。





2003年非典时期,刘章西撰写的《抗疫时评》系列评论获得全国新闻界抗击非典新闻宣传优秀作品奖。2010年、2011年,刘章西作为新闻专栏《点题琢磨》的主编,使该专栏两度获湖北新闻奖一等奖。另外,署名“龚信力”的多篇评论也获奖无数,而刘章西就是“龚信力”背后的作者之一。





“其实,父亲在工作中做过许多有意义的事,只是很少与我们提起。几年前曾听他说起过,他首次在编辑写作中提出‘编辑力’的概念,当时在业内引起过较大反响。”刘帅华谈道。





2004年,刘章西发表《运用编辑力 打造名专栏》一文,首次提出了“编辑力”的概念,他认为,编辑力包括编者的体力、智力、心力、精力以及由这诸多因素所形成的综合功力和编辑能力等。一般来说,编辑力越强,其发挥的力能力效也就越强,而编辑工作做得也就越精到,越出彩。


刘章西任职《湖北日报》期间的工作状况




同时,刘章西也在关注着作风改进的问题。



湖北日报评论员李思辉说:“刘老师对当下一些官僚主义、形式主义的作风和做法是非常痛恶的。”



2003年1月,刘章西在《新闻战线》发表文章谈道,有的人往往把针砭时弊误解为单纯的揭露问题、展览时弊,因此在稿件中把大量的某类问题罗列到一起并止于此,似乎将“弊”罗列出来就起到针砭之作用了。



刘章西认为,揭弊远非言论砭弊之真谛。言论砭弊之功能,更在于以“弊”为靶子,深究其危害和根由,提出正面的论点,谈出解决问题的建设性见解,使之终究起到从正面引导舆论的作用。因此,党报的言论应该把批评性与建设性结合起来,在批评中体现建设性,以建设性作为编写的出发点与归宿。否则,容易误导舆论。



2013年8月20日,刘章西在《湖北日报》发表评论说,改作风的关键,就是要解决实际问题,一定要警惕“用一种形式代替另一种形式”。如果看似开了短会却仍在折腾基层;如果过往的某些会议减少了,新的会议又一个接着一个,乃至人们来办事也被以“要开会学习”为由加以谢绝;或者一窝蜂地“慌慌忙忙下基层,浮光掠影搞调研”,那就难免使改作风流于形式。



刘章西曾对儿子说过,作为新闻人,为人要刚正,敢说实话,报道客观公正,能剖析事物表象看清本质。而这也是他一直在做的事情。

困境,这个不幸的家庭需要帮助



父亲走了,留下了三四十万元的债务,这让原本和乐的家庭陷入困境。



刘帅华和妻子、母亲曾因为照顾父亲,相继患上新冠肺炎。半个月前,他们治愈出院。



“父亲是带着遗憾走的,经历的那些事,对他的心灵几乎是毁灭性的打击。”



据了解,刘帅华的母亲有颈椎病史及眩晕综合征,加上近几年因膝盖退行性病变,内部软骨磨损严重并产生积液,她活动受限,走路都十分吃力。考虑到母亲的身体状况,对病情也一直采取保守方法,未敢进行手术治疗。



刘帅华目前在一家印务公司从事行政工作,妻子则在医院从事护理工作。



“现在,扣掉房贷后,剩下的三四千元钱不仅要维持一家四口的生活,还要挤出钱来债。”还债刘帅华并不害怕,他相信只要一家人勤劳踏实、努力工作,债务慢慢也就都还上了。



出院后,刘帅华准备结束隔离观察期后就去献血。



他说:“我是康复者,我的血浆救不了自己的爸爸,但希望能献出去救别人的爸爸,不要让其他人再经历我这样的悲伤和痛苦!”



与此同时,刘帅华也很着急,随着武汉一天天解禁,刘帅华希望能早日凑够给父亲买墓地的钱,让劳累了一辈子的父亲早日入土为安。

【反侵权公告】本文由《传媒茶话会》在微信公众平台首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