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1-26 星期六 农历腊月十五
> 行业企业 >

在快手,我见到了真正的后浪

2020-05-09 08:56:03  来源: 中国新闻周刊 整理:中国行业报协会

微博上有一个叫孔维w的博主,用快手上的素材混剪了一个视频,转发已经3万多了。

没有什么特别高大上的画面,开头第一幕是一个提着红色塑料桶的青年,桶里装着他的行李。

他对着镜头笑着,说不容易啊,十三年没回去了,终于可以回家了。

他背后是龙华汽车站,那是每一个在深圳打工的游子必然经过的归乡中转站,也是带走他们青春的地方。



那个视频里还有很多很多人,

他们平凡,普通,年轻人除了青春一无所有,老人甚至不再拥有青春。

但这就是我们生活真实的一面。

评论区有个人说:“没想到,有一天我在快手上看到了真正的后浪。”

后浪到底是什么?

也许这个名字不应该只属于那些得天独厚,过着优渥生活的年轻人,也不是特指那些在世俗语境下非常“成功”的年轻人。

后浪就是普普通通的一朵朵浪花,也可能是一片片暗潮。

他们可能没有什么钱,露不了什么脸,除了身边的人就没人知道他们的名字。

但是他们同样涌动,同样在生活。

或许从来就没有一种被称为后浪的人。每一朵浪花,都有他自己的方向。

是的,无论把后浪定义成任何一种人,或是任何一种生活,其实都是有些狭隘的。

因为这个世界是圆的。

有在无忧无虑的生活中光鲜亮丽的人,

就有那些在平凡的、甚至有时是痛苦的生活里,努力活着的人。

如果要看到真正的后浪,光看一部分人是不够的。

而在现在的互联网上,能看到相对多元化、相对丰富的人生的地方,或许是快手。

2

其实今天还在快手上看见了一条视频。

一个脸上乌漆嘛黑的小哥,鼻子脸颊上有擦了但是没擦干净的灰,他爽朗笑着对镜头说,目前最大的梦想,是希望每天能赚300块。

我习惯性地点进他的主页,首先看他的粉丝数,只有十三个粉。

那条视频播放量应该挺高,但是好像没给他带多少流量。

他发了很多条快手,除了那条说想每天赚300块的视频以外,别的视频都只有几百个播放。

在那条火了的视频之后的一条里,他说:

上次我说希望每天赚300块,其实是有原因的,如果我每天能赚到300块,那我就能存下钱来。存到钱以后,我要把我的姑姑,姑父接过来,带他们坐一次飞机。

配着又土又骚的BGM,那个小哥接着说,他从小是在姑姑家长大的,是他的姑姑和姑父养大了他。

我看到这里,眼角的余光瞥到视频的配文,是几句半文不白的话:

生而未养,断指可报;生而养之,断头可报;未生而养,百世难报。

这风格,很社会。

其实被没有血缘关系,或者不是生身父母而是亲戚的人抚养长大,是并不算罕见的事情。总会有这样那样的意外,出现某个无法被父母亲自照顾的小孩,他们也总是要长大的。

但是未生而养,大多数时候其实会养出仇怨来。因为对不是自己亲生的孩子,很多时候难免会有偏心和疏忽的地方。

只有真正特别善良的人,可能反而会对别人的小孩格外心疼,这样成长起来的孩子其实是特别懂感恩的。

就好像拍这个视频的小哥,他不会觉得这种来自姑姑、姑父的抚养是理所当然的,而是会充满感激地去对待这一切。

我顺手又看了一下他别的视频,有一条是他陪工友去拔眼睛,就是医生用针把眼皮挑开,拨动眼球,把眼皮底下和眼球背部的脏东西清理出来。

这个小哥和工友好像都是打磨工,我研究+脑补了一下,应该是因为他们工作环境的关系,眼睛里经常会进铁渣,日积月累下来,肯定会对眼睛造成损伤。

如果是在古代,或许就只能眼睁睁等待人到中年失去视力,但既然身在现代,也就可以定期去医院拔眼睛,做清洁,可能就不会有什么大碍了。

在这个拔眼睛的视频的末尾,小哥有几分害羞的笑了一下,说虽然他自己也经常拔眼睛,但是看到工友被医生把针插进眼睛里,还是感到有些害怕。

说完,他又自言自语地补充了一句:

可能我真的晕针。

老实说,我觉得这个小哥真的应该火的。

他确实不帅,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技能,没有一些很烧钱的骚包的兴趣爱好。

但是这些视频真的非常真实,朴素,而且很打动人。

他只是在简简单单记录自己的生活,只是一个普通的打磨工。但是他有在努力地生活,用力去笑,为每一天的收获感到开心。

他的生活同样是充满希望的。

即使只是每天300块钱的希望。

当然,他没有火起来也是很正常的,甚至发了n个视频,也只有13个粉。

因为他并不知道怎么在互联网上攫取流量和利益,而且可能即使成为了网红,也一时半会不知道怎么变现。

但是,我真的很喜欢这个小哥。

我喜欢他那种在平凡生活中保持快乐的心态,他在每一个并未精心修饰过的,单纯为了记录的视频里,用力的笑容。

3

手机熄屏前,我看完了这个快手小哥最新的一个视频。

视频里,他比平时都还要更开心一些。他说自己这个月赚了7000,只花了600,剩下的都可以存起来,下个月就可以带姑姑、姑父坐飞机了。


在那个视频快放完的时候,我给他点了一个关注,小哥的粉丝喜加一,变成了14。

有的时候我会想,这样的小哥难道就不是后浪吗?

一朵后浪,或许并不需要多么宏伟壮观的事业,也不需要站在山高人为峰的终点。

只是简单地,通过努力实现了一个特别特别小的目标,那种感觉就非常震撼。

就是在这样有些不起眼的打磨工小哥的生活当中,我听到了无声处的惊雷。

看到这样的人,遇到这样的生活的时候,你会感觉到有一股气藏在其中。

那是怎么样的一股气呢?见到它的感觉,就好像我们每一个人都是藏于深海的一滴水,但是有一天,你看见身旁的另一滴水,它说它要做天上的云,于是携积蓄千年的力量,冲出海面,划破空气,试图触摸天空。

当水滴以插穿云朵的气势扑涌而出,竭力画出那条弧线,

那一刻,它就不再是水,

而是浪。

甚至,也许我们根本不需要分出什么前浪后浪。

就像孔维w的那个视频一样,里面也有小孩也有年轻人也有老人,大家都是一样的,年龄并不应该成为界限。

水冲出海面,成为了浪,越拔越高,直到来到动能的尽头,转化出的重力势能牵引着它扑向礁石,把自己砸得粉碎。

之后涌出来的后浪重复着它的历程:上天,再被地球的引力拽下,弧线的尽头,浪头继续拍打着礁石,也拍打着前浪的身体。

但那朵后浪究竟是怎么成为前浪的?在弧线的哪一个部分,它改了名换了姓,变成了另一种属性的存在?

就好像一个有头发的人,是在哪一个瞬间变成了秃子。

掉下一根头发的时候,他还没有秃,而一个有头发的人再脱落一根头发,仍然没有秃。

一天脱一根,万世不竭。

所以也许这个世界上根本不存在秃子,秃子只是比其他人多掉了一根头发。

就像前浪和后浪——每一朵前浪都曾经是后浪,而每一朵后浪,也都会变成下一个时代的前浪。

二者并没有本质上的区别,只是同一属性的事物在不同时期的不同展现形式。

浪的本质,应该是那股气。

是那股从一滴深海的水,到闯出海面,明知道最终必定会被引力拉扯,撞上礁石和前辈的身体,仍然坚持往上方飞翔的气势和勇气。

这种“浪”和年龄无关,和你所拥有的物质条件无关,也和功利语境下的那些成就,外物,地位无关。

不是说只有年轻人才是后浪,也不是说只有经济宽裕的人才是后浪,即使你五六十岁了,即使你并没有什么钱,但只要你仍然没有对生活屈服,那你就是后浪。

就像朝阳冬泳怪鸽,他一声奥力给,光着膀子扑向辽宁冬天结冰的湖面的时候,有谁能说他不是后浪?

那一刻,他简直是极致的后浪,简称激浪。

浪是一个相对值,而不是绝对值。

就好像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痛苦与快乐,每个人也都有资格成为后浪的一部分。

也都有一天,我们都会变成前浪。

那时又会有新的后浪,但一切都没有什么不同,只是一个不断重复的循环。

这是人世间注定经历的悲欢。

4

我们当然知道,那些大多数的,普通的年轻人,的确过着并不那么光鲜的生活,也的确经常灰头土脸。

尤其是在你打开快手的时候,你会发现灰头土脸才是人生的常态,拥有优渥物质条件、一路一帆风顺的人永远只是少数。

生活本来就是不酷的。

尤其是对那些平凡的,没有什么钱的人来说,生活的底色简直是无聊到爆炸。

但是生活不酷,我们可以活得很酷。

就像那个快手上的打磨工小哥,他一个月只花600块,努力存下钱,终于能带姑姑、姑父坐一次飞机的时候,他真的很酷。

这些生活或许暂时不如意,但仍然奋力向前的年轻人,他们真实,不装,不掩饰自己的狼狈,用自己的努力,让平凡的生活获得一些改变。

这些改变对别人来说可能微不足道,但这就是他们的后浪,是他们的幸福。

就好像快手上那个乡村手艺人终于造出了泥巴火箭,就好像许下愿望的打磨工小哥终于能一天赚到300块。

就好像海底的那滴水,虽然跃出海面后,后浪终究变前浪,前浪终究躺在沙滩上。

但终有一天,阳光酷烈,光线炽热,太阳将沙滩上破碎的浪花蒸发成水汽,他们最终会徐徐而上,成为天上一朵云。

当然,如果你惧怕在礁石上的粉身碎骨,甘愿在海底做一滴水,那也非常正常,没有任何不对。

只是当你看到身旁的另一滴水要做一朵后浪的时候,请不要嘲笑他,

因为他并不傻。

他只是想摸一摸天空。

浪花只开一时,但比千年石。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