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1-26 星期六 农历腊月十五
> 重大活动 >

《中国战疫录》团队:以“事实+真情”关照历史

2020-04-18 15:14:46  来源:传媒茶话会 整理:中国行业报协会

3月30日,中国新闻社推出全景纪录片《中国战疫录》,从医院隔离病房到社区基层防控点,从医护人员到志愿者、社区工作者……五集四十多分钟,全景呈现中国战疫的方方面面。不少网友表示,生动真实,催人泪下。



《中国战疫录》是怎样拍摄出来的?背后团队付出了哪些?4月13日,《传媒茶话会》对话了中国新闻社视频后方制作团队。








5集40分钟全景式记录中国战疫



1月23日,新冠肺炎疫情严峻,武汉实行“封城”,很多新闻记者陆续逆行到武汉,及时发回大量关于疫情一线的报道。其中,中新社就有30余名记者在武汉一线,包括部分视频记者在内。





新闻是历史的初稿。中国新闻社视频后方制作团队在一线记者采制的大量的视频新闻的基础上,通过前后方协调拍摄,最终为中国战疫留下了珍贵的全景式纪录片《中国战疫录》。



整部纪录片5集40分钟,分别为《疫病突袭》《全民战疫》《中国速度》《医者大爱》《四海同心》,每集不到10分钟。既有严重疫区疫情发展脉络,也有全球视野下的勠力同心;既有全民参与的宏观叙事,也有个体舍生忘死的生动展现。



《中国战疫录》纪录片负责人王玉平认为,与其他纪录片相比,《中国战疫录》在总体架构上,它相对全面,力图全景式反映这一场战疫的方方面面——新中国成立以来规模空前的这一场疫情防控阻击战到底是如何组织、如何进行的?中国人再次众志成城、共克时艰何以写进国家叙事?医护人员如何在生死之间谱写温情大爱?这些我们都希望通过这部纪录片给出答案。



“这样呈现,除了要挑战自我,也是基于中新社的视频覆盖面和采访力。毕竟,相对全面的设计,需要更全面的素材支撑才有实现的可能。”



从居民社区到医院重症监护室,从“火神山医院”建设工地到武汉各处地标,一线记者们为这部纪录片的诞生积累了大量鲜活素材。





比如,在《医者大爱》中,医生周晓阳在讲述一个多月不回家,“特别怕错过这场战争”时,一直是一种积极应战的果断状态,而在提到疫情结束后,希望陪家人出去玩玩时,突然间哽咽,却忍着没有掉眼泪。还有一位武汉的产科医生代淑兰,疫情期间曾为多名罹患新冠肺炎的孕妇接生。在医院草草吃上几口方便面时,代淑兰想到染病的丈夫、高龄的母亲和高度危险的自己,对下班后要去哪儿感到一片茫然。



王玉平说,想打动别人,要先打动自己,“几个编导有时会被这些素材感动,一方面想要持续用心用力用情,另一方面还要时刻提醒自己作为新闻人和记录者应该秉持的职业操守和态度”。



编导宋哲就谈道:“第一集《疫病突袭》在情感上就不那么外放,甚至有些冷峻,它对于疫情初期的回溯,其中有非常珍贵的华南海鲜市场、武汉机场等,人们还没有把疫情当回事时的记录。这是追踪疫情发生发展脉络的参考,也是对历史完整性的关照。”



宋哲表示,从纪录片操作上说,故事化的表达更易引起共鸣,但第二集《全民战疫》中添加了逆向思维,使用了一种非故事化的表达。这场战疫的全民性让每个中国人都有感触,通过一个个横断面,直接把很多观众代入角色,也产生了不错的效果。




前后方联动显强大整合力



最开始的时候,中国新闻社视频制作团队并没有做纪录片的设想。但随着一线记者采制的关于疫情一线的视频新闻越来越多,这些新闻给予后方莫大触动,于是有了制作纪录片的初步构想。



但记者在前方主要肩负着采访写稿的任务,并不是单独为了拍摄纪录片,这也就意味着素材拍摄的风格并不统一,在镜头转换与组接上没有办法做到特别精致。





王玉平说:“因素材来源的复杂性,部分影像会有一些粗粝感,但它与战疫的主题很搭,从某种意义上说,这部片子的影像呈现,难以形成一种华丽丽的展示。医生争命,记者拼命,这个时刻的影像更应尊重现实。”



他表示,从前方来说,一线记者的报道压力很大,要对战疫一线的全貌进行文字、图片、视频等各种形式的报道。从后方来说,一方面,纪录片制作团队要最大限度利用前方记者积累的素材,这需要一个比较强大的策划和整合能力;另一方面,后方新生的一些想法也需要协调前方来实现。



例如,为向观众展现他们在报道中没有看到的武汉“封城”期间的城市状态,后方就协调前方记者用了一天时间,拍摄了许多街景和街头画面,如清洁工打扫卫生、购物归来的行人、送外卖的骑手等。



宋哲说,“这些内容,配合我们有针对性的拍摄的画面,可以进行互补,让内容有详有略、有全貌有细节”。



同时,宋哲表示,在素材取舍方面,后方也需要在剪辑手法上消除一些情感代入方面的隔阂。比如老兵给医护敬军礼,医护回军礼;疫去春来,武汉樱花慢速飘落……这些镜头都有直击泪点的效应。



前方记者所获信息是海量的。后方编导团队需要从中搜寻到有价值内容,并整合为一体,这需要极限付出。事实脉络和素材脉络,是编导们都须厘清的两大难题。





“比如,第三集《中国速度》紧紧围绕‘用速度与疫情竞速’这一内容,从古稀老人78分钟整理好图纸到10天10夜火神山医院完工;从陆军军医大学6小时集结150人星夜驰援,到1天内跨界转产做防疫物资……这方面有超过1个T的视频素材,提炼为9分钟时长的《中国速度》,取舍相当艰难。”该片编导李妍说道。



用时一个月,几经修改,全片于3月30日上线。其后,又于4月2日汇总5集连播版本播出。境内各平台持续热播上榜,仅微博话题阅读量就达1.3亿次;境外百家华文媒体播放,多语种版本正持续制作。



同时,中国驻澳大利亚使馆等我国驻外机构的政务社交媒体账号推送了此片。人民教育出版社、北京市教委以及多地教育部门、有关学校的政务微博、微信公号等也对此片进行了推送,许多学生在“云课堂”观看该片后,充满感动与自豪。



另外,随着该片热播,有人认为第4集《医者大爱》存在“刻意贬低中医”现象。王玉平对此表示,这一集旨在表现医护群体治病救人、牺牲奉献,并未着墨中医西医话题,我们致敬所有舍生忘死的白衣战士。






镜头背后是逾百人的真情付出



从纪录片的中心看,《中国战疫录》聚焦于武汉,但又不局限于武汉。由武汉及湖北省的视角,拓展至全国视角乃至全球视角,背后有超过百人的拍摄支持。





王玉平说:“片子立足全国就要涉及中新社在全国的分社,辐射全球就要涉及海外分社。所以从参与总人数上说,超过百人。也许某一个人所提供的素材只有一个镜头,但他也是参与者。”



而每一个参与者拍摄的镜头,都有亲身感受在里面。作为中新社前方的记者兼拍摄者之一,孙恒业说,在武汉最开始去拍摄可能要先过心理这一关。



“说真的,不可能不怕。怕为什么也要上?”



孙恒业的转变发生在与一位位采访对象的交流过程中。



当时孙恒业要跟踪拍摄志愿者汪勇,当得知他要去武汉金银潭医院送饭时,孙恒业当时脑袋嗡的一声。武汉金银潭医院是武汉专门的传染病医院,收治的大多为重症患者。但随着汪勇在镜头前吐露心声,孙恒业也就渐渐忘记了怕。



中新社记者邹浩说,“在采访中,我问过很多人同一个问题‘你怕不怕?’,他们都告诉我‘怕’。但是,他们也都会说,这是自己的工作,就该肩负起这份职责”。



中新社记者张践,同时也承担该片解说,他在武汉紧张工作一天后,深夜打开后方发来的文稿,调动情绪,一遍遍找寻最佳的表达方式。他说:“一天下来,非常疲劳,但在进入文稿情境后,瞬间满血复活,这个纪录片有一部分素材是我拍的,声音也是我的,我没有任何理由懈怠。”(作者:李迪)



文中视频由采访对象提供、图片来自视频截图

【反侵权公告】本文由《传媒茶话会》在微信公众平台首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