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1-26 星期六 农历腊月十五

中国水利报:汛来问江河丨江西福建防汛走向更严更细更高效

2018-05-17 12:57:51  来源:本网 整理:中国行业报协会

福建侨龙应急装备有限公司的工作人员正在检修“龙吸水”设备


陈潇剑

  “回想当时,还是让人害怕啊!强降水,山体滑坡,要是没有提前转移,可能连命都没了!”

  “当时,我们到百姓家里做转移工作,百姓不太乐意,也不太相信会有什么问题发生,觉得有点小题大做。快要转移了,还在问能不能带上家里的冰箱空调。”

  这两句话的讲述者都来自江西省修水县,一位是普通群众袁仕泉,另一位则是修水县马坳镇副镇长张晓斌。2017年7月1日8时左右,受强降水影响,修水县马坳镇游家槎村发生山体滑坡,滑坡瞬间将两栋三层楼掩埋。

  袁仕泉就是其中一栋楼的主人,他回忆道:“早在6月29日,张晓斌就带队来家里劝我们转移,我们和周边的6户人家带着一些生活用品马上撤离,还得到了妥善安置。”

  强降水过后,江西省和修水县水利部门迅速组织力量对受强降水影响的地区进行灾后重建工作。截至今年汛前,水毁修复工作已全面完成,当地政府还针对滑坡问题设置了挡土墙,确保汛期安全。

  记者此次走访了江西、福建两省,发现修水县的变化只是两省防汛备汛工作的一个缩影,作为全国较早入汛的省份,江西、福建两省抓早抓实,以更严格的要求、更细致的部署、更高效的手段开展防汛备汛工作。

看江西 编织更严密的防汛网

  九江市,古称柴桑,是古代“三大茶市”和“四大米市”之一,农业发达。九江同时也是长江流域的防汛重地,近年来备受汛情考验。

  “2016年汛期,长江流域降雨集中、强度大,中下游地区发生了区域性大洪水。”九江市防办主任李明说,“九江在当时面临巨大考验。一方面,长江洪情来势汹汹;另一方面,市辖区内的河流出现涨水,汛情多变。我们为此坚持专人值守,密切巡查,尤其是临近长江的堤防,更是以最高标准进行检查,一旦发现问题,迅速进行处理。”

  当年汛后,严密的巡查成为了防汛“规定动作”。从2017年汛后开始,九江市还将市纪委等监察部门加入到巡查中,通过纪检监察的力量进一步提高防汛备汛工作标准。

  不仅是严密巡查,江西还把更严格的要求落实到防汛备汛工作的每一处。目前,全省已落实以行政首长负责制为核心的各项防汛责任制,大型水库、重点中型水库、主要蓄滞洪区、重点城市、大江大河防汛抗旱行政责任人在汛前一个月就通过多家媒体向社会公布。同时,防汛责任制已延伸覆盖到省、市、县、乡四级,不断健全县、乡、村、组、户五级山洪灾害联户防范责任体系。

  “今年2月,第一次全省汛情趋势会商会召开;2月底,全省第一次防汛大检查完成。”江西省防办负责人表示,“今年入汛第一天,省委书记、省长刘奇就前往九江检查防洪工程建设等工作。入汛后,全省各级防指和有关部门始终坚持24小时领导带班和专人值班的防汛应急值守制度。”

  “每组5人同前进,一人走堤外水边,一人走堤顶,一人走背水坡堤腰,一人走堤内脚,还有一人走压浸台。”走在永安堤,九江市防汛巡查工作口诀传入耳中。“还有巡堤查险‘四到’‘五时’‘三清’‘三快’,虽然内容多,但比原来那些条条框框、生硬的工作条例好记多了,工作效率明显提升。”堤防巡查人员说。

  “2016年洪水后,我们根据长江防汛的形势和工作特点,采用了口诀方式进行巡查要求部署,不仅让巡查人员更快接受了更严格的要求,还真正取得了实效。”李明说,“九江市开发区巡查人员曾在夜间巡查时发现,回水渠中的水流不畅,根据‘四到’要求,进行初步探查,发现堤防有一处隐藏很深的塌陷。随后,防办技术人员及时进行修复,解决了防汛隐患。”

  “目前,通过建立奖励机制,鼓励社会民众参与到防汛备汛中来。”李明说,“像江西这样人口比较密集的省份,民众既是防汛工作的监督者也是参与者,让更多的民众助力防汛,才能真正实现防汛工作的高标准、严要求。”

看福建 打响更细致的防汛仗

  “喂,是龙门街道的联络员么?我是龙岩市防办,请提供街道目前降水情况的实时影像。”在市防办会议室内,工作人员正与街道信息员进行视频通话。

  “作为一个每年都要经历几场台风的省份,福建今年继续做好防汛备汛的‘规定动作’,加强值班值守,强化重点防范,优化水库调度,及时组织做好预警,加强和其他部门的协同合作,确保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福建省防办主任邓冈说,“除此之外,我们着力落实防汛 ‘最后一公里’有关工作,参照精准扶贫工作模式,对基层危险区域的转移人口实行建档立卡,把防汛备汛工作向更细致处推进。”

  福建省建立起的“预警到乡、预案到村、责任到人”防汛工作机制,把确保人民生命安全作为首要工作目标,把及时果断转移作为首要措施,实现点对点精准指挥,层层落实防汛责任,有效提高了防汛工作效率。从今年3月底开始,福建又提出了危险区转移人口建档立卡。

  “按照省防办的要求,我们迅速在全市推广防汛减灾避险明白卡,在危房、地灾点、低洼地带等涉及人员转移的地区逐一建立台账,谁负责转移通知、转移的路线怎么安排、最近的安置点在哪,明白卡里都有明确说明。”厦门市水利局局长郭金炼说,“目前,全市已完成了市、区、镇(街)、村等各类预案的系统上报工作,共上传预案538个。”

  不止是厦门,全省从上到下落实,进一步明确防汛责任人、联络人,目前已基本完成建档工作,省防办正在进行数据上传和整理工作。同时,福建省还根据山区多、部分地区通信较困难的防汛特点,在乡村等基层防汛地区设置“锣长”和预警员,并给予一定补助,确保汛情来临时民众转移工作迅速有效。

  福建省拥有丰富的海洋资源,海洋在助推渔业发展的同时,对防汛工作形成了巨大挑战。

  “2016年超强台风‘莫兰蒂’来袭期间,按照省政府部署,所有渔船都要归港避风,所有渔民要下船上岸。在巡查港口停靠渔船时,我们发现一条船上有点动静。”厦门市渔港监督局二大队队员说,“我们推开舱门,一片漆黑。打开照明灯后,小小的船舱里躲了七八个人,他们把渔船当成了自己的命根子,不愿意下船,后来经过长时间劝说才上岸。台风结束后渔船被风吹得不成样子,他们特别感激。”

  多次劝说后,渔民逐渐接受认同了政府要求上岸避风的号召。渔船归港的问题解决了,新的问题又出现了。

  “这几年,在政府的宣传和帮助下,沿海渔船对台风防范意识有所增强,每当发出归港避风的命令时,渔船基本能很快找到临近港口避风。”厦门市闽台渔轮避风港管理处处长傅运连说,“我们这里具备天然的避风港,面积为38万平方米,能够容纳360艘400马力以上的渔船进港避风。但是,每当台风来临时,会有来自台湾、香港的渔船,高峰时能达到上千艘,安置渔民3000人。”

  大量渔船集中进港避风,不仅会互相碰撞沉没导致港口淤塞,还会存在消防隐患。为此,在渔船进港时,厦门市一方面进行合理疏导排布;另一方面在港口加装小型消防泵,确保不发生二次灾害。

  从建档立卡聚焦民众转移到全面解决渔船进港避风次生问题,福建省把防汛工作往更细致处推进,从细节上发力,确保民众生命安全。

看未来 防汛走向更高效

  两条水龙从水池中进入车后部的管道,随即水柱喷涌而出。这是记者在福建侨龙应急装备有限公司的防汛演练现场看到的场景,装备有一个生动的名字——“龙吸水”。

  “装备别看没多大,却能够在汛期时发挥大作用呢!”技术人员张功元说,“从北京的‘7·21’大水到‘莫兰蒂’台风,都有我们的身影。2015年福州市受台风‘苏迪罗’影响,城区出现严重积水时,我们第一时间赶到,清除了20多处积水点,累计排水量达100万立方米。我们还护航了2016年杭州G20峰会和2017年厦门金砖峰会。”

  据了解,“龙吸水”设备主要分子母式和垂直式两种,前者最高每小时可吸水3000立方米,后者可以达到5000立方米。目前,福建省各地保有的“龙吸水”设备超过70台,总排水能力达到10余万立方米每小时,相当于1小时排尽50个标准游泳池的水量。

  “龙吸水”等高科技含量装备的出现得益于福建省近年来着力开展的防汛技术化、信息化举措。在多年防汛防台风工作中,“龙吸水”、可拆卸式防洪金属挡板等防汛“神器”,无人机等高科技产品,构建起福建防汛工作技术保障体系。目前,以防汛“大联勤”系统为代表的一批新技术应用正在加紧研发中,投入使用后,将进一步推动防汛工作走向高效。

  “防汛,器材、技术固然重要,但说到底还是人最关键。”李明说。

  从江西到福建,防汛已逐渐走入普通大众的日常,越来越多的人正在加入到防汛备汛的行列中。“未来的防汛抢险要实现社会化,社会化有两层含义:一是通过最广泛的宣传动员,增强广大群众自觉避险的意识和自主防救能力,实现全民防汛;二是通过推行购买社会服务等形式,引导各民间有生力量积极参加防汛抢险工作,补充政府职能的防灾救灾能力。”原福建省防办主任董国华说。目前,福建省已经研究制定了全省防汛防台风应急抢险救援资金补偿管理办法,明确了抢险救援工作“先抢险、后补偿”的方式,推动民间力量参与防汛抢险。

  记者一年后重回厦门市集美区,2017年厦门金砖峰会期间,受台风“玛娃”带来的强降水影响,这里曾出现大面积积水点,但很快就处理完毕了。现场工作人员说:“现在,我们不仅要做到事后迅速,还要做到事前完善。在去年汛期结束后,我们进行了针对性改善,设置警示标,疏通排水管道,做好相关积水处理预案。下次出现强降水,即使没有峰会,我们也能第一时间解决问题。”

  来源:中国水利报 2018年5月17日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