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1-26 星期六 农历腊月十五

中国记协主席田聪明:搞好新闻报道的关键在“老总”

2013-11-17 13:52:06  来源:网络 整理:中国行业报协会

搞好新闻报道的关键在“老总”

——在中国记协第八届理事会第三次常务理事会上的讲话

(2013年11月7日)

田聪明

中国记协主席田聪明在中国记协八届三次常务理事会上讲话 冯振宇 摄

  各项议程已经完成,我想借此机会讲一段话,题目叫“搞好新闻报道的关键在‘老总’”。我这里说的老总,是指报纸、刊物、电台、电视台的社长、台长、总编辑以及新闻网站的总裁、总经理等。

  今年8月份,我在第二十三届中国新闻奖评委会第一次会议上,以“评好新闻奖,评委是关键”为题讲了一段话。因为当时对各地、各媒体报上来的参评作品审核中,发现了一些问题。其中有导向性的,也有事实性的,技术性的差错就更多了。特别是一些明显的“低级错误”引起了我的注意。

  我们现在的评奖是三级评。第一级是各媒体推荐参评作品的评委会;第二级是报送单位的初评委会,包括地方记协、各专业协会组织的评委会;第三级就是中国记协组织并报中宣部批准的评委会,即在座各位组成的定评委员会。这就是说,报到我们这里的参评作品,都是经过两级评委会评审过的。可在这些作品中竟然会存在这样多的问题,甚至是相当严重的问题,包括非常明显的低级错误。如大家都知道的沈浩,是从安徽省财政厅下派到小岗村任支部书记的,可是在一篇省报的评论中,竟然说成是河南省财政厅下派的。这样的作品已经过两级评委会评审后报送到我们这里,是不是让人吃惊啊?!

  我当时主要面对的是报到定评会上的参评作品和定评委员会委员,就讲了那样一段话。当然也想到,作为参评全国新闻奖的作品中还存在这么多大大小小的问题,那其他那么多新闻作品会怎么样?确实有些忧心。

  我今天所以要讲这段话也是这个原因,而且评奖以后,从公示举报中又发现了参评作品中的一些新问题。如有一位评委看了参评作品的文字消息类作品后,发现有40%—60%的作品存在着不同程度的问题。再就是当前报道中发现的问题,最突出的是虚假新闻,甚至记者随意造假、被授意造假。包括传统媒体和网络媒体,都有这种情况。特别是最近已被主管部门认定为新闻造假的《新快报》记者陈永洲,居然在一年的时间内有十几篇新闻涉及造假,还带有敲诈性质,社会各界反响强烈,社会影响极坏。作为中国记协主席,我听到后,有震惊、有心痛,也有些自责。

  那对这些问题怎么认识,我记得有一位院士在谈到学术腐败时说:“学术造假,是学者的自杀行为”。那么,新闻报道造假是不是新闻记者的自杀行为?大家可以斟酌,我认为这样说不算为过。

  因为真实是新闻的生命,失去了真实的新闻当然也就失去了生命。这样还何谈新闻的党性、人民性?何谈新闻的社会责任和公信力?!

  我认为,发生新闻造假的社会环境历来存在,新闻造假的情况古今中外也都有过,但即使在当前发展市场经济和多媒体竞争的条件下,像陈永洲这样,在一个媒体,这么长时间,发了十几篇涉假新闻,我还是头一次碰到。

  我也认为,发生新闻造假绝不能简单地用工作环境竞争激烈来解释。竞争是有规则的。不论是什么社会制度,不论是哪一个国家,新闻界都有竞争,但所有竞争都不能离开一定的规则。特别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闻行业竞争,不仅有规则,而且强调底线,或叫不能触碰的“红线”。

  那么如何看待我们现在的新闻行业规则?我认为是三句话:第一,我们的规则怎么样?我可以实事求是地说,我们的规则不一定很完善,特别是在对网络、微博、微信等新媒体的管理方面,但实践证明总体可行,且在逐步完善。除了党政主管部门的有关法规,中国记协还颁布了《中国新闻工作者职业道德准则》,其中突出强调的首先是坚守新闻的真实性原则。

  第二,我们这些规则落实得怎么样?我也可以实事求是地说,不一定都抓得到位,都落到了实处,但我们确实是抓了,抓得也比较紧。比如“三项学习教育”活动在深入,“走转改”活动在逐步深化和常态化,马克思主义新闻观培训正在普遍深入开展等。还在5个省市建立了新闻道德委员会试点,将来要逐步推广,还要在中国记协建立中国新闻道德委员会。

  第三,我们的新闻规则和职业道德坚持和落实得效果如何?我认为全国大多数新闻单位、新闻工作者坚持了,也落实了,像陈永洲新闻造假这样的事件是极个别的。但是这样的行为是属于应该杜绝却没有杜绝,而且在一个媒体那么长时间发了那么多篇涉假新闻,确实需要警醒、再警醒。为此,有关部门可以再进一步了解一下,看那么长时间里有没有举报,举报到哪里了,如果举报了是如何对待的等。我们主要不是追究责任,而是为了总结经验教训,改进工作。

  那我们今后如何杜绝和改进呢?我认为,总的说,需要新闻战线全体人员总动员,通过陈永洲这个反面典型的警示,每个新闻工作者头脑中要经常紧绷一根弦,人人捍卫马克思主义新闻观,捍卫党的新闻工作的方针和原则,捍卫新闻工作者的良好形象,特别要牢牢掌握真实是新闻生命的这个根本原则。坚决防止新闻失实、表述失真以及导向性的错误,技术性的差错也要尽量减少。也希望各级党政主管部门,包括记协,能够采取各种措施,在各自的职责范围内把工作做实、再做实。

  大量事实说明,要把我们新闻报道中该坚持的规则真正落到实处,该杜绝的事情切实杜绝掉,无疑需要记者、编辑及有关工作人员的敬业精神、社会责任和业务素质的提高,需要健全制度和主管部门监管,但更多更直接的是媒体老总要切实负起责任。所以,今天就特别强调“搞好新闻报道的关键在‘老总’”。

  记得上世纪90年代初,中央关于社会治安综合治理中,对各级各单位的领导有一个要求:“管好自己的人,看好自己的门,办好自己的事”。我在广电部工作的时候经常引用,认为这个表述比较完整,而且应该做到也能够做到。我今天引用,是认为这也完全适合对新闻媒体老总的要求。

  多年来,我经常对自己讲,作为一个党的高级干部,要时刻有一种观念:“只有落后的领导,没有落后的群众;只有落后的上级,没有落后的下级”。因为群众落后了,事情比较好解决。比如陈永洲新闻造假,无疑他本人落后了,问题是领导哪里去了?当然是更落后了嘛!如果老总没落后,就会早预防、早把关,杜绝了;或者早发现、早纠正,不会拖那么长时间。这都应该是好解决的。但是如果是领导落后了,上级落后了,群众和下级往往会干着急,叫“有看法没办法”。

  特别是一个新闻单位的记者、编辑队伍怎么样,他们的新闻观怎么样,新闻职业道德修养如何等,最了解、最掌握全面情况的应该是老总。包括部署一些重大战役性报道,一个重要事件的报道,一个敏感时期的报道,哪一个记者哪一个编辑参加为好等,最有发言权的还是老总,决定者也是老总。所以,负有直接责任的就是老总,是不是关键?

  我过去在广电部和新华社主持工作,始终坚持的原则是明确职责、层层负责,谁的事情谁管、谁的责任谁负。我是一把手,管全面,管规则的制定。凡是下级职责范围的事、副职分工范围的事,责权都给他们。但下级或副职在工作中虽已尽责,是由于遇到了分歧大、拿不准、需得罪人等事,力所不能及,我马上就上手。

  中央强调政治家办报、办社、办台、办刊、办新闻网站,我始终认为是必须的。搞好新闻报道,特别杜绝新闻造假等,理所当然是办报、办台、办网站的政治家,即“老总”应尽的义务和职责。如果说政治家办报就不看稿子了,那是极大误解。假如这样,那安排“老总”轮流值班,要求值班老总看“大样”还有什么意义?你管新闻报道的思路不也就成了无源之水,无本之木了吗?

  我今天所以要提醒各位老总注意这些,是因为现在差错的许多新闻报道,老总很可能都没有看。比如,有一个省电台的一个广播节目,莫名其妙地大段引用了一些没有正规出处或网站的材料,本身就是违规的,内容也是有问题的。但节目不仅播了,还作为“好中选优”的作品报了上来,我只能认为是电台老总没有看,两级评委也没有看。如果是看了甚至认真看了而没有看出来,那问题就更大了。这次发现是评委们对这个节目出现了不同意见提出来的,我又追根究底搞清的。领导没有看或没看出来,不是官僚主义,就是形式主义!

  我们现在的评奖工作中,一直在努力防止出现一种情况:明显该评的作品没有评上,而明显不该评上的作品却评上了。老实讲,前一条目前还很难做到,而后一条是可以做到的。所以,对评审中各评委的不同意见,公示期间的举报,我们都认真审理,有些问题还邀请专家鉴定,事实证明不行的就坚决拉下来。评好新闻奖,评委是关键,评委会的关键是主任,需要得罪人就得罪。

  我今天讲这番话,是希望各新闻单位“老总”一定要警醒、再警醒,把新闻报道工作做实、再做实。现在市场经济负面因素随时随处都有,面对名、利、人情等各种诱惑,我们都不能熟视无睹,更不能为之所动。我们一直努力在做,但依然不够实,如果我们只是从嘴上到嘴上,从纸上到纸上,肯定不行。我希望在座的各位常务理事、省记协的同志,回去以后把这个要求转达给新闻单位的老总和新闻工作者,希望我们一起努力!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