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1-26 星期六 农历腊月十五

辽宁日报 孙 刚:荣誉属于许许多多的人

2012-10-29 11:30:14  来源:网络 整理:中国行业报协会

  韬奋奖一直是我内心不敢的奢求。因为它的神圣庄重,因为它的难以企及,我从来没敢把它和我联系在一起——直到报名前我们的宣传部长张江说了一句话:辽宁日报进报亭、进家庭需要业界的认可。

  10年总编辑,30年新闻龄;84位评委,33位候选人。在我几乎放弃希望的时候,传来了我获奖的消息。我感受复杂。

  在人才辈出的当代中国新闻界,我感觉到自己的渺小;在辽宁日报三十年闪烁着的群星当中我也并不突出。在高兴之余我有种不安,在欣慰同时我有种压力。

  无论如何,我要感谢中华全国新闻工作者协会大家庭,谢谢你们对我始终如一的支持和这次评奖的信任与厚爱;我要感谢和我同台竞争的同行们,因为你们的深厚高远,让我看到了我的专业价值,和你们站在同一个地平线,是我人生的荣耀。

  来北京领奖之前,我收到了很多的祝贺。辽宁日报的同事说,我获奖是报社的荣誉,他们同感自豪。省内新闻战线的同行说,辽报获奖就是辽宁获奖,大家脸上都有光。省委领导专门给我打电话,说这次获韬奋奖,是辽宁文化体制改革收获的又一标志性成果。领导和同事的祝福,让我回忆起了辽宁日报改版创新的日日夜夜。我以个人的身份站在这里领奖,但荣誉和功劳属于许许多多的人。

  我们为什么把韬奋奖看得那么重?因为它的专业性。辽宁日报改版创新进报亭进家庭,得到了中央首长的肯定,得到了市场和读者的认可,但是,能否得到业界的认同,我们心怀忐忑。每个省的新闻生态不一样,每家报纸的情况也不同。这次的评委都是业界和学界的高手行家,我们大都素昧平生,他们能把手中的票投给我,就是对辽宁日报进报亭进家庭的认同。我欣喜的就是这个,追求的也是这个。

  辽宁日报历史上群星璀璨, 范敬宜先生是最闪耀的一颗。他们的水平、能力、名气让我高山仰止。这更加让我明白,我的获奖,是赶上了改革开放的伟大时代;是中央加快文化体制改革的重大决策和中共辽宁省委的大力支持,促成了辽宁日报的改变,把我推到舞台的中央。

  2009年以来,辽宁日报进行了一系列改革。先是改版创新提升报纸阅读魅力,让订党报的人看党报。我们把“办一份具有广泛影响力的新闻党报”作为办报宗旨,力求党报的内容让读者愿意看、看得懂、记得住。在此基础上,挺进零售市场,进报亭进家庭,让没订党报的人买党报、看党报。辽宁日报现在的读者,不止体制内的分众,还包括对经济、社会、潮流有一定影响力的大众。

  我们把策划作为新闻创新的支点,切实提高了党报的舆论引导能力。去年以来,辽宁日报推出了一系列面向全国、针对现实的重大主题策划,如《当今中国主流道德判断》、《中华民族精神家园考》、《重估中国当代文学价值》、《号脉中医》、《经典阅读正在淡出》等等。这些策划在网络上、在读者中、在市场上都产生了很大反响,已经成为辽宁日报的品牌。我们把重大策划作为深化“走转改”的实战,锻炼了一支能打硬仗的新闻尖兵,赢得了老百姓的由衷认可。

  现在,辽宁日报在沈阳市场日均零售量超过2万多份,送报上楼500多份。中央首长说:“这虽然不是一个很大的数字,但是,它第一次使党报办得好与坏有了客观的证明。”三年来,辽宁日报广告额年均增幅超过30%,不仅告别“小报养大报”,而且成为集团新的经济增长点。

  说到这里,我不能不把心里一直卸不下去的焦虑说出来,让大家一起分担。传统的纸质媒体正面临越来越严峻的生存危机。今年全国纸媒的广告营业额下滑,不仅仅是因为整体经济形势不好,还因为新媒体对我们进行了强势的冲击。报业集团的出路在于产业链的拓展延伸和转型。如果没有新的经济增长点,我担心明天的报业集团会不会是昨天的百货集团?

  在报纸媒体整体面临生存危机的情况下,党报应该是个例外。它作为我们党治国理政手段的地位永远不会变。它的主流、它的权威、它的庄重、它的公信力和影响力,其他载体无法取代。如果—恕我冒昧—如果能够把党报办得更亲切一些、更及时一些,把党报的读者像“三贴近”要求的那样不是局限在体制内,而是面向大众,我们的党报集团就会长久屹立。

  这就是我的一点感想和体会。我希望能够得到批评,因为批评能够让我释怀,因为辽宁日报传媒集团5000多职工的前途和未来,辽宁日报代代传承的永恒事业,让我战战兢兢、常常失眠。

  放下奖杯,明天又是新的一天。谢谢大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