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1-26 星期六 农历腊月十五

兵团日报王 遐:到基层去,永远和人民群众在一起

2012-10-29 11:28:41  来源:网络 整理:中国行业报协会

  今天是我新闻人生中最重要的日子,我获得了我从事新闻职业以来最渴望的奖项——长江韬奋奖。

  激动、欣喜之后,我回转身去,想看看自己27年来走过的新闻之路,但是我却看到了我采访报道过的人,那些平凡而又伟大的人,像一座座丰碑耸立在我的面前。我拥在怀里的这尊沉甸甸的奖杯,应该属于他们!

  我父母上世纪50年代听从党的召唤到西部支边,和成千上万人一起组成了一个特殊的组织——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履行中央赋予的屯垦戍边的特殊使命。我生于斯,长于斯。成为《兵团日报》的记者后,我就确定了自己的奋斗目标:用一生书写建设兵团和兵团人!正是这个目标,激励着我一直行走在兵团垦区,行走在绿洲草原、荒漠戈壁、深山峡谷。因为我知道,最生动、最鲜活、最震撼人心的新闻永远在路上、在基层、在火热的生活中。

  2002年7月至2004年9月,我独自沿着中哈边界奔波近万公里,采访报道兵团边境团场两代屯垦戍边人为共和国戍守边关、捍卫领土主权的壮举。那次采访带给我的艰辛和劳顿、震撼和快乐都是刻骨铭心的。兵团58个边境团场分布在新疆西北部漫长的边境线上,大都距离乌鲁木齐近千公里,每到一处都要在长途班车里颠簸八九个小时。边境团场的条件大都十分艰苦,晚上采访完毕回到简陋的招待所,连洗漱的热水都没有。有一次我患了急性痢疾,整整一夜都喝不上一口开水,一把药就硬吞了下去。任何困难都没能让我停下脚步,因为远方的边境线上,挺立着兵团40万戍边人,他们用半个世纪的坚守和牺牲,书写出的气吞山河的史诗震撼着我,值得我豁出一切去追寻和报道。

  跟随着这些戍边人的足迹,我走进了横亘在中哈边界的一座座大山,走进了曾被对方实际控制了40年的一片片“争议土地”,清晰地看到了兵团戍边人的斗争印迹。眺望着最终回归祖国版图的雄峻的山峦、苍翠的森林、碧绿的草原和澄净的湖泊,我泪流满面。我用长篇通讯《历史的回声》、《不夜的边关》,表达出了一个新闻记者对这些平凡普通的戍边人,这些共和国忠诚的卫士们深深的敬意。我终于做完了一件我最想做、最应该做的事,否则我将愧对《兵团日报》记者的称谓,愧对兵团边境团场两代戍边人。

  2008年夏天,我采访报道了9年间历经艰辛,靠拾荒还清债务、履行诚信诺言的普通群众吴兰玉。第一次采访老人之后,我请她到菜馆吃饭。老人开心极了,她说9年来从没有人请她这个捡破烂儿的老太太吃饭。第二次去老人家里采访时,老人一定要给我包饺子吃。在老人狭小的、堆满了捡来的破烂儿、气味十分难闻的屋子里,我和老人坐在一张黑乎乎的小饭桌旁,一边吃着饺子一边交谈。自闭、缄默的老人此时完全向我敞开了心扉,而我也由此深刻地感受到了她的艰苦、辛酸和坚韧、豁达。没有文化、没有技能、以捡破烂儿为主要经济来源的吴兰玉老人掷地有声地对我说:“我吴兰玉虽然很穷,但也要明事理、讲良心,我要做一个诚信的人!” 就是这句话震动了我,让我看到了这个瘦弱、贫穷的老人内心的强大和高贵,让我坚信中华民族的传统道德大厦永远不会倾倒。我写出了通讯《“我要做一个诚信的人”》,全国几十家知名门户网站迅速转载,吴兰玉的故事感动、鼓舞了千千万万人。这篇通讯也为兵团新闻界收获了第一个中国新闻奖一等奖。

  这些年来,我之所以坚定不移地奔走在基层,之所以始终愿意和基层的人民群众在一起,就是因为,他们让我相信这个世界上有真爱、有温暖、有真诚、有信仰。他们让我的内心变得安宁而踏实,尽管清贫着、寂寞着、劳碌着,我依然坚定而快乐地追寻着我的新闻理想。我很庆幸我从事了新闻记者这个职业,是这个职业让我有机会结识了这些淳朴、善良、正直、高尚的人,在采访他们的同时,我自己的灵魂也被他们洗濯着、净化着。他们就像一盏盏明灯,照亮着我前面的路。

  我知道,与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伟大的屯垦戍边事业相比,与兵团260万人半个多世纪的奋斗、奉献和牺牲相比,我曾经写下的文字是苍白的、浅显的。长江韬奋奖的荣誉不是罩在我头上的光环,而是负在我肩上的压力,它让我更多了一份责任、一份使命。我会继续前行!

  谢谢大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