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1-26 星期六 农历腊月十五

第五届全国安全生产新闻奖作品展(二)

2012-06-07 14:41:02  来源:中国产业报协会 整理:中国行业报协会

  地铁诚可贵,“安全”大过天

  文章获第五届全国安全生产奖评论类三等奖

  作者简介:

  薛世君

  生于河南商丘,2005年毕业于华中科技大学新闻学院,同年加入广州日报社,先后从事过记者、编辑工作,现为广州日报评论员,从事广州日报社论的撰写和评论版的编辑工作,一直以敏锐的新闻触角关注新闻事件和社会现象,致力于时政分析和社会解读,评论作品常被各媒体广泛转载。

  责编:

  杨洪权

  广州日报社资深记者、编辑,长期在一线从事采访、编辑工作,新闻作品两度获得全国舆论监督好新闻奖和全国副省级城市党报好新闻奖,三度获得广东省新闻奖,多次获得广州市新闻奖。从事新闻评论编撰工作以来,养成了从新闻事件和评论中沙里淘金的深邃洞察力。

  作品采写背景经验体会:

  11月15日,杭州地铁施工路段发生路面塌陷事故,造成多人死亡,当时有专家称,这是中国地铁修建史上最大的事故。16日,这起事件成为当天最热门的新闻话题,根据报社评论选题会上的讨论结果,将次日见报的社评话题定为杭州地铁塌陷事件。写作本文时,伤亡数字仍在不断更新,事故的具体原因仍在调查之中,但是作者综合分析了媒体已经披露的信息和此前各地地铁事故的情况,写作时归纳总结了几条普遍性的原因。此外,杭州地铁塌陷事故发生时,全国各地正在掀起一股地铁建设潮,本文内容最后回到这一点来上,也有着警醒的意思。

  本文见报后被广泛转载,成为本次事故反思的一篇及时之作。文章见报后,也在广州当地引发共鸣,广州地铁主管部门立即对广州地铁进行了安全排查。

  作品赏析

  该作品从杭州地铁施工路段塌陷事故入手,针对地铁工程中的安全问题进行了深刻剖析。

  首先,作品由点及面,评述了地铁施工的难度,提出了地铁施工事故多发与“技术准备不足”有关。全国兴建地铁的城市越来越多,而地铁工程不是一般的铺路架桥,施工技术复杂,地下施工有许多不可预见的风险,地质环境、地面建筑、周边情况都要顾及,所以对技术要求更高。自然而然,北京、上海、南京、深圳等城市曾发生过的地铁工地塌陷事故,其背后都有技术原因。

  其次,作品通过对比许多发达国家地铁建设每年不超过10公里,而我们每年都有四五十公里,提出我国地铁施工安全事故多发与“超速”建设有关。

  作品的落脚点最后归结为——安全意识不够,安全管理不善。在全国掀起地铁建设热潮的大背景下,作品借杭州地铁坍塌事故,发出了“地铁诚可贵,‘安全’大过天”的呐喊。

  作品原文

  地铁诚可贵,“安全”大过天

  作者:薛世君

  刊登媒体:2008年11月17日《广州日报》A9版

  被各种事故频频刺激的神经再次为一次地铁施工事故而紧绷。11月15日,杭州地铁施工路段发生路面塌陷事故,吞没车辆、埋没工人,截至16日下午3时,已造成3人死亡,18人失踪,以致有专家痛惜地指出:“这是中国地铁修建史上最大的事故。”

  灾难触目惊心,救援和善后也正在进行。虽然坍塌原因仍在调查之中,但是,即便是详细的事故原因调查和严肃的责任追究也无法挽回逝去的生命,在争分夺秒地救援和善后时,我们更应该反思,一直标榜的“安全第一、生产第二”我们真的做到了吗?

  就拿这次事故来说,据杭州市地铁集团总工程师沈林冲介绍,杭州地铁1号线萧山湘湖站段“地质比较复杂”。一位地质专家也分析说:“杭州浅部地层主要以软土、砂性土为主,对工程而言地质性能本身比较差。”而且“湘湖段的土质……具有‘液化’的特性”。这位专家表示:“地下工程最关键的两个因素——土和水,萧山的条件不是特别好。”(11月16日《东方早报》)况且,今年7月14日,杭州地铁一处工地已发生过一次路面坍塌事故,导致出租车滑落死亡一人。但遗憾的是,这次坍塌事故付出的生命代价并未阻止事故的再次发生。

  也就是说,杭州地铁1号线萧山湘湖站段的施工本该因为特殊的地质条件引起格外注意,曾经的安全事故也给了杭州地铁避免继续发生类似安全事故的契机,但路崩地陷再次发生,灾难降临,众多生命灰飞烟灭。

  地铁工程不是一般的铺路架桥,不仅施工项目多、施工技术复杂,地下施工也有许多不可预见的风险,不仅要顾及施工站段的地质环境,也要顾及周边地段的地质条件和地面建筑,属于高风险工程。这就要求地铁施工时应该有完善的技术保障体系、严格的风险管理和监测制度,更重要的是,需要树立牢固的安全意识。

  可我国地铁施工事故却频频发生,北京、南京、深圳、上海等地都曾发生过地铁工地塌陷事故。究其原因,起码包括以下几点:

  首先是技术准备不足。很多工程前期工作做得不够充分,给后期工作带来很多隐患。以杭州地铁为例,其萧山湘湖站段“地质性能本身比较差”、“条件不是特别好”。有此地质条件,技术支持就该有保障施工也当谨慎周密,以保周全,可坍塌事故还是发生了。

  其次是“超速”建设。中国工程院院士、地下铁道专家施仲衡就曾直陈,在很多发达国家的城市,每年地铁建设里程不超过10公里,莫斯科用了近70年才建成200多公里的地铁,而在我国呢?很多城市每年都有四五十公里地铁投入运营。

  其实,归根结底还是一条,安全意识不够,安全管理不善。鉴于地铁施工的高技术含量和高风险性,从前期勘探、规划,到建设施工、维护运行无不需要强烈的安全意识、科学周密的安全管理,严格的安全监管。地铁之类工程,很大程度上就是一项考验安全管理的工程,而坍塌事故频发,不仅是技术、管理之失,更是“安全意识”的“坍塌”。

  近年来,国内城市不约而同地掀起了一股地铁建设热潮,而且在目前加大基础建设的背景下,包括地铁项目在内的各种公共工程被提上了日程。此时发生的杭州地铁坍塌事故,再次给我们敲响了安全管理的警钟。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