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1-26 星期六 农历腊月十五

第五届全国安全生产新闻奖作品展(一)

2012-06-07 14:39:38  来源:中国产业报协会 整理:中国行业报协会
 

安全,第一位的问题

文章获第五届全国安全生产奖评论类二等奖

  作者简介:

  朱海燕

  第六届范长江新闻奖获奖者。1956年12月,生于安徽利辛。中共党员。现任中国铁道建筑报社社长、总编辑,高级记者。

  1998年曾获第三届范长江新闻奖提名奖;2003年获全国新闻界抗击“非典”新闻宣传优秀记者荣誉称号; 2006年被中宣部确定为全国宣传文化系统“四个一批”人才,被中央组织部确定为“中央直接掌握和联系的高级专家”,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待遇。2006年获铁道部火车头奖章。2007年,获中国产业新闻工作者首届个人成就奖——总编辑金笔奖。

  朱海燕8次荣获中国新闻奖:

  《今天,秦岭启开山门》(获1999年中国新闻奖三等奖),《青藏铁路全线开工》(获2001年中国新闻奖二等奖),《请过路吧,亲爱的藏羚羊》(获2002年中国新闻奖二等奖),《今天火车登陆海南》(获2003年中国新闻奖二等奖),《深秋挥泪送穆青》(报告文学,获2003年中国新闻奖三等奖),《祖国,您的儿子回来了》(获2004年中国新闻奖三等奖),《中国铁路实现飞天梦》(获2005年中国新闻奖三等奖),《北京正成为地铁上的城市》(获2007年中国新闻奖三等奖)。

  长篇报告文学《北方有战火》曾获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另外,他20次获中国产业报协会新闻一等奖。39次获中国铁路新闻一等奖。

  从事新闻工作30多年来,朱海燕写下1000多万字的新闻作品。他出版的著作有:长篇报告文学《北方有战火》、《灿烂与迷茫》、《兴邦大业》;新闻通讯集《留给苍茫大地》、《大风起兮》、《新闻实录》、《时事纪坛》、《我们正跨越昆仑》、《生命行旅》;散文集《山川留墨》、《昨夜西风》、《红色风景》、《海外考察报告》;新闻理论集《坛外笔踪》;新闻评论集《蓬窗小语》;短新闻集《东风丝柳》;报告文学集《沧桑拾零》;尤其是关于青藏铁路的报道,他出版了《青藏铁路——一个记者雪域高原的长征》上、下卷,达110万字。

  作品采写背景经验体会:

  《安全,第一位的问题》(载2008.9.2.《中国铁道建筑报》头版)是作者为配合中国铁建总公司开展安全生产大反思、大检查活动而撰写的系列评论的第一篇。第二篇为《安全,永远常新的工作》,第三篇为《要把安全真正当第一》,第三篇为《一切事故皆可防》,第四篇为《安全背后是责任》,第五篇是《事故危害远大于战争》,第六篇是《事故,是扛不起的责任》。作者站在全局的高度,全面系统分析了事故对企业造成的危害和损失,对社会带来的震撼和影响,对个人造成的折磨和悲伤,用大量的国内外的确凿事例作论据,令人信服地说明了事故猛于虎,责任大如天!警省企业的全体干部职工要把安全工作放在第一位,作为第一等的工作抓紧抓好抓扎实。

  系列评论发表后,在全系统引起很好的反响,得到领导和职工的充分肯定,基层单位作为学习材料让职工认真学习,有的铁路新闻单位把这六篇评论全部转载,供路内职工认真学习思考。这一系列评论被评为《中国铁道建筑报》特等奖。

  作品赏析:

  这篇评论,主题鲜明,论据确凿,说理透彻,以理服人,确实是一篇难得的优秀新闻评论。主要特点是三个重视:

  一是重视用数字表达主题思想。评论开宗明义就点出“全国一年的事故损失,相当于1000多万个职工一年的辛勤劳动化为乌有,相当于近亿农民一年颗粒无收。”就这两个简单的数字,振聋发聩,发人深省,形象地、具体地点明主题:安全,第一位的问题。

  二是重视用典型事实论证主题。在点明主题之后,作者用三条具体事实为论据,进一步深化主题:

  1.“人类学家曾做过这样的统计:二战结束后的60多年来,地球上没有战争的日子只有26天。没有事故的日子有多少天?国际劳工组织的最新数据显示,事故的发生一天也没有停止过。全世界每年因事故死亡人数高达200多万人,是每年战争死亡人数的3倍!平均每7秒钟死1人,每分钟死8人,每小时死500人左右,每天死7000人。相当于每天发生一次像美国‘9.11’恐怖事件那样的大灾难。”一个个具体确凿的数字,是最有力的证据;一个个活生生的数字,了多少空泛的语言都代替不了的论据。

  2.“事故经济损失占企业成本的比例,各工业国最低为3%,最高的达到8%以上,甚至超过很多行业的平均利润率。”

  3.“我国企业界一年发生70多万起事故,直接经济损失高达2500亿元 ,几乎占国家财政收入的5%。”

  这三条论据,数字确凿,事实清楚,既有国外,也有国内,一个个具体确凿的数字,是最有力的证据;一个个活生生的数字,了多少空泛的语言都代替不了的论据。说明安全事故如同高悬头顶的利剑,随时都有可能落下,提醒人们重视用惨痛的后果教育职工,引导人们要把别人的事故当教训,用流血换来的代价作为自己的安全保险。

  三是强调安全管理的重要性,引用党和国家领导人的讲话凸现主题。胡锦涛总书记指出:“人的生命是宝贵的,我国是社会主义国家,我们的发展不能以牺牲精神文明为代价,不能以牺牲环境为代价,不能以牺牲人民的生命为代价。”三个“不能”,铿锵有力,掷地有声,更加强调了“第一位的工作”的重要性和安全管理工作的严肃性,呼吁大家要做到安全生产,必须人人去做安全,人人去抓安全

  安全是企业,特别是施工企业的永恒主题,这一方面我们做的文章不少,发表的评论也很多,但象这样一针见血、发人深省的评论还是难得。这篇评论主题重大,议论风生,层次分明,语言流畅,有很强的说理性和鼓动性,不仅值得企业职工细读,也对其他行业的员工亦有很好的教益。

  

    作品原文:

  安全,第一位的问题

  本报评论员

  当你忙的时候,你可能忘记了安全

  当你平安无事的时候,你可能忘记了安全

  但是,当你面对工友的死伤、呻吟、哀嚎不绝于耳的时候,你就会知道这血泪的法则不应忘记!

  全国一年的事故损失,相当于1000多万个职工一年的辛勤劳动化为乌有,相当于近亿农民一年颗粒无收。我们国家有多少职工?我们国家又有多少农民?算算这一笔细账,你还敢不敢对安全忽略不计?

  安全,是人类世界亘古不变的命题;安全,是人类永远追求的幸福目标,从宇宙洪荒生命诞生的那一刻起,它就被赋予了无比沉重的意义;生命的足迹未来无论拓展到哪里,人类都无法摆脱,必须面对;人类要生存生活,劳动创造,拥有财富,它是这一切的保障;它更代表着道义和责任,社会发展,文明进步。人类从古到今,虽然也重视安全,但都没有今天这样把它看得如此重要。因为,安全是以人为本的底线,没有了安全,以人为本就无从谈起。

  安全的对立面是事故。事故,在这个世界上面目狰狞,大行其道,泛滥猖獗。厂矿企业、建筑工地、交通运输、机场码头、商场学校、家庭住宅等等所有生产、生活场所,总能见到事故的魔影;矿难、空难、海难、地震等等灾难性的事件,总是打碎世界的祥和与宁静;工业伤亡、交通肇事、环境污染、食品卫生、药品安全等长期困扰社会,总让世人一筹莫展。

  事故的背后是哭声,是血泪,是家庭的破碎,是企业的垮台,是社会无法承受之重。

  人类学家曾作过这样的统计:二战结束后的60多年来,地球上没有战争的日子只有26天。我们要问,这60多年间,没有事故的日子能有多少天?国际劳工组织的最新报告显示:事故的发生,一天也没有停止过。全世界每年因事故死亡人数高达200多万人,是每年全球战争死亡人数的3倍,平均每7秒钟死1人,每分钟死8人,每小时死500人左右,每天死近7000人。相当于每天发生一次像美国“9•11”恐怖事件那样的大灾难。这还不包括工伤以外的各类事故死亡人数。人们害怕疾病,害怕战争,但事故同样令我们心惊胆颤,更让我们失去健康、失去生命、失去财富、失去物质基础。事故,是除了战争、瘟疫以外的人类大敌。

  事故的损失是惨重的。事故经济损失占企业成本的比例,各工业国最低的为3%,最高的达到8%以上,甚至超过很多行业的平均利润率。英国安全卫生执行委员会的研究报告显示:工厂伤害、职业病和非伤害性意外事故所造成的损失,约占英国企业获利的5%—10%。美国安全理事会的一项调查表明:企业在安全管理上每1美元的投资,平均可减少8.5美元的事故成本。我国企业界一年发生70多万起事故,直接经济损失就高达2500亿元,几乎占国家财政收入的5%。

  安全事故如同高悬头顶的利剑,随时都有可能落下。不幸的是,我们每个人都会注意它,但总认为它不会落在自己头上。更不会把别人的事故,当作自己的教训,不会把流血换来的代价,当作自己安全的保险。于是,事故总是接连不断地发生,李四重蹈张三的旧辙,王二麻子又重蹈李四的旧辙。

  其实,安全没有国界。你重视了它,就会预防它,就会排除它;你不重视它,它就会走近你,就会祸害你。

  安全问题是人类社会和企业经营管理者首先要考虑的问题,更排在我国党和政府工作的重要位置。胡锦涛总书记指出:“人的生命是最宝贵的,我国是社会主义国家,我们的发展不能以牺牲精神文明为代价,不能以牺牲生态环境为代价,更不能以牺牲人的生命为代价。”“三个不能”铿锵有力,掷地有声。国务院总理温家宝也曾强调:“我们的政府是人民的政府,我们所做的一切都要对人民负责。安全生产责任重于泰山。必须充分认识搞好安全生产的极端重要性,把这项工作摆在更加突出的位置。”

  大家都知道安全的重要,但为什么在重视之中,事故仍旧屡屡频发?原因在于,整个社会和众多企业注重的只是安全的工程性质,而非管理性质。在职称序列里,有安全工程师,没有安全管理师。在大学里,企业管理专业没有安全管理课程,少得可怜的安全知识被放在了人力资源或作业管理课程的某个角落。在工地,我们强调安全,强调安全是“一把手工程”,但由于没有安全管理体系作保障,这个人命关天的“一把手工程 ”变成了“一个人”的工程,变成了“一个人知道的工程”。

  安全涉及人人,要做到安全生产,必须人人去做安全。人人去抓安全,是做好安全工作的根本基础。基础不牢,地动山摇;基础打牢,不动不摇。这是铁定的规律。谁违背了这个规律,谁就要付出生命的代价。

分享到: